裴少难缠:娇妻请入怀

第2章 离婚

心跳倏地加快,轻吁了一口气,她还是做不到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坦然自若。

鼻翼上的墨镜盖住了大半张脸颊,不知道怎么的,苏汀突然间就想和裴褚然开个玩笑。

偏了一下头,用头发挡住了脸上余下的部分。

男人在她对面坐下,盯着姿势妖娆的苏汀,沉声道:“苏小姐。”

熟悉的声音一下就把她拉回了很久之前。

当年她还是个青纯无辜的少女时,就是因为在学校演讲上听了一次他的声音,便义无反顾地喜欢上了,还飞蛾扑火地从H国追到M国。

追是追到了,最后也被甩了……

“裴公子,好久不见。”她摘下墨迹,冲他甩了甩脑袋。

翩跹一笑,面若桃花。

男人眉宇一跳。

“苏……画?”

“嗨呀,难得裴公子还记得我的名字啊。”她从抽出一支吸管拆开插到牛奶里喝了一口,托着下巴看向傻了的男人,“这么惊讶干嘛,又不是不认识,都是老熟人了,对吧?”

她讥讽地笑了笑。

对面的男人比三年前更加意气风发了,二十八岁的裴褚然多了一份成熟稳重,眉宇间都是风霜浸染过的魅力,单论外表,他确实是要比以前更好看了。

裴褚然哑着口半天说不出一句话,随后手指撑着额头偏过脑袋轻轻地笑了一声,带动胸腔起伏,像是释然像是自嘲。

苏汀微眯着眼打量着他脸上细微的表情变化,她不明白他的笑是什么意思,是在嘲讽她又想厚着脸皮贴上他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真的想太多了。

她苏汀不会吃回头草。

“我一直在找你。”

半响,男人开口说了这么一句话。

“找我?不是吧,裴褚然,甩了我不够你还想把我赶尽杀绝啊,用这么残暴的手段对付我一个柔弱女人,你也下得去手?”她讪讪道,从头到尾脸上都挂着清冷疏离的笑。

她以为裴褚然找她是要对付他,一时间裴褚然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笑,然后他也就真的空拳抵在唇上低低地笑出了声。

大厅里的几个工作人员:???

总裁笑了?

OMG……!

“过得怎么样?”

“你别用聊天的口气和我说话,我不是找你来叙旧的。”苏汀从包里掏出那份离婚协议,丢到他面前,“离婚协议我签好了,如你所愿我净身出户,我苏家也不缺你裴家那点施舍,但是你要记住,是老子不要你,我只是懒得重新再去打印才用了这份协议。

“不要你裴褚然的人,是我苏汀。”

她一字一句道。

他盯着离婚协议看了好一会儿,她的字还是像以前一样,乖巧方正,人却是变了不少,尤其是对他这股拒之千里的抗拒。

“你怎么会是苏汀?”

“因为苏画是我的化名啊,裴褚然,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我就是苏汀,难道不是你故意去办了结婚证又寄离婚协议想羞辱我一次?反正我字也签了,还希望你尽早提交给法院。”

她话中句句带刺,但是这些话,比起他当年的那些决绝的话语,万分之一的伤害都不及。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