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缘无限

第二章 必有后福

“呵呵,小子,不用白费功夫了,你找不到老夫的,再怎么看都不可能看见老夫。”就在叶秋离四处打量,准备找出声音的来源的时候,这个飘飘渺渺的声音再次传入了他的耳中。

“啊,你究竟是谁?是人,还是鬼?”再次听到这个令人恐惧的声音,叶秋离着实大惊失色,本就毛骨悚然的心绪再次紧张惶恐了几分。无可奈何之下,他也只能强忍着内心中的惊骇,声色俱厉地大声嘶吼起来,想要通过那样的方式自己给自己壮胆提气,暂时忘记那种莫名的恐慌。

“哼!老夫当然是人!……至于做鬼?老夫这辈子恐怕是没有指望了!还有,不要那么大声,老夫的耳朵还没有聋呢!”听到叶秋离如此色厉内荏的大吼,神秘声音的主人仿佛并没有放在心上,回答的时候依然云淡风轻,丝毫听不出其中的情绪变化。

“你不是鬼?那你躲在哪里?出来!有本事站出来说话,不要藏头缩尾地像个小人!”听到这个人的回答后,叶秋离的恐惧不但丝毫没有消减,反而更加惊恐了几分。

若是真的撞上了鬼,他自认为关键时刻还能拼上一拼,毕竟他也是一个鬼,同类之间,他以为相差的并不会太远。只是,此时这个声音的主人虽然说了他并不是鬼,可是却没有说清楚自己究竟是什么,那就让人无所适从了,对于未知事物的恐惧,自然也让叶秋离更加烦躁不已。

“呵呵,老夫暂时却是出不去了,你如果想见老夫的话,就自己过来吧!一个大活人,有手有脚的,不会这点路都走不了吧!”对于叶秋离激将自己主动走出去的话,这个神秘声音的主人虽然听了进去,但是显然没有现在就露面的打算,反而原话奉还给了叶秋离。

“活人,你说谁是活人?你不是活人吗?你不是活人又不是鬼,难道你是僵尸?”听说这个神秘声音的主人出不来后,叶秋离却是暂时放下了一点担心,毕竟,那人不会立刻就威胁到自己,自己与那位神秘人之间还有转圜的余地。只是,他仿佛又理解错了那个人的话,按照自己的想象加以了发挥。

“胡扯!老夫堂堂大乘期修真者,只差一步就可以飞升成仙的存在,岂会是僵尸那种肮脏低级的东西!老夫口中的活人正是你,你不会摔坏了大脑,连自己是死是活都分不清吧?”听到叶秋离将自己猜测为僵尸,这个神秘声音的主人显然十分生气,当即就训斥了过来。

“活着?我依然活着?我还没有死?!”虽然听到了这个人的训斥,但是叶秋离显然已经没有心思去关注其他东西了,他的全部注意力都已经被自己依旧活着的信息牵扯住了。这个消息实在是太出乎他的意料了,让他一时之间根本没办法把握清楚。

“你当然还活得好好的。你以为所有人都像你一样无知啊!老夫还没有清闲到与一个孤魂野鬼说半天话的地步。”发现叶秋离依然对自己的话存有疑惑后,这个神秘声音的主人仿佛也有点不耐烦了,说话时的语气中不由便多了一点严厉,显然非常不满于叶秋离迟钝的反应。

“啊,这怎么可能?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我竟然没有被摔死?!”听到这个神秘人反复确定自己并没有死亡,再结合自己此时与以前一般无二的身体感觉,叶秋离倒也开始相信自己真的还没有死亡,依然是一个活生生的人类,而不是他之前想象中的那个鬼魂。

只不过,即使确信自己真的没有死亡,依然是一个活人,仍然有一个巨大的疑惑横亘在叶秋离的心头,那就是他究竟是如何从数百米高的地方安全坠落的。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他就算没有被摔作肉泥,也不应该像现在这般完整,全身上下不但没有任何骨断筋折的状况,甚至连皮肤擦破的地方都找不到一块。

自从重新恢复知觉,直到现在,经过这么长时间的亲身经历,他已经十分清楚地确认,自己的身体确实没有任何问题,依然可以活蹦乱跳地随意活动,半点都没有摔伤的痕迹,仿佛之前那番经历完全就是一个梦境一般,感觉确实十分强烈,但实际上,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对于这种可能,叶秋离着实无法有半点认同,在他的认知中,密林深处突然出现的那条峡谷悬崖,绝对是真实无比的存在,而他也确实是从上面失足跌落了下来的。因为,即便到了现在,他的脑海中依然留存着从峡谷上方失足摔下来时那种刻骨铭心的失重感,那种透入骨髓的恐惧感历历在目,绝对真实得不能再真实。

而眼前发生的事情,却又明显违背了最基本的物理学规律,万有引力定律显然没有在他身上留下任何作用痕迹,数百米高度累积起来的强大能量完全没有给他造成半点伤害,他的身体依然与摔落下来之前一样完好无损。这种天方夜谭一般的超自然现象,若不是确实无误地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叶秋离绝对不会有半分相信。

“哼,这有什么不可能的!在老夫的手中,莫说区区一条峡谷,就是你们所谓的月球,老夫也能在片刻之间带你安全游历一个来回。在老夫的眼皮底下,老夫不想让你死的话,你想死都死不成!”了解到叶秋离竟然纠结于那样一个疑问后,这位神秘人显然很不以为然,传来的话音中颇不将它当做一回事,言语中表达出来的那种张扬自信,就如同夜空中的一团烈火,不需要任何体会就能感受得清清楚楚。

“啊!原来如此。难怪我没有被摔死,原来是有人将我接住了!”听到自己之所以能够安全着陆,并且没有受到任何伤害,正是这人出手相助的结果,叶秋离在庆幸之余也不禁为这人超强的能力所震撼。那可是几百米的高度,不是一层两层的小楼房,从那么高的地方做自由落体运动摔下来,最后的冲击力绝对超乎一般人的想象,他实在想象不到究竟有什么样的措施能够让自己毫发无损。

只不过,很快地,叶秋离就从繁琐无比的重力加速度公式、动量、动能公式中解脱了出来,因为那些东西都不关他的事,他此时只需要知道自己依然完好无损地活着就行了。为了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活着,他迅速学着影视作品中看到的方式,狠狠地在自己的大腿上掐了一把,想要试试自己还能不能感觉到疼痛。

“靠!真疼!脑残影视剧中的方法果然不靠谱。”很显然,剧烈波动的心绪之下,叶秋离这自残的一掐明显用力过度了,剧烈的疼痛让他情不自禁地惨叫了一声。只不过,在高声呼痛后,他却又忍不住欣喜若狂地大笑起来:“哈哈!活着,我真的还活着,活着!——”

确实,叶秋离没有理由不欣喜若狂,也没有理由不百感交集,大腿上传来的剧烈疼痛让他当即就确定,自己依旧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并不是已经死去的鬼魂,自己之前的担忧完全就是杞人忧天,没有半点必要。喜出望外之下,他抑制不住地长笑出声,笑容满面的脸上,滚滚热泪却又情不自禁地肆意横流下来,疯狂无比的声音中,充满了抑制不住的悲愤与舒畅。

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是无法理解叶秋离此时的心境的,在经历了失足坠落的那毙命瞬间,深刻地体会到死亡气息扑面而来的恐惧后,此时却突然发现自己竟然没有被摔死,依然好端端地活着,而且还没有受到任何伤害,这前后之间有如天地之别的巨大反差,着实让他情难自禁,百感交集。

正所谓好死不如赖活,天大地大,活命最大,蝼蚁尚且贪生,更会何况有着诸多牵挂的人呢?!有机会安安稳稳地活着,恐怕没有任何人会希望面对死亡吧!

在此前自我认为自己已经死亡后,叶秋离之所以能够那样平静,那是因为他知道,那时不管他自己多么懊恼,多么愤怒,多么疯狂,多么悲哀,事情都已经发生,木已成舟,所有的一切都于事无补,他的生命已经失去,甚至连肉体恐怕都已经摔成了一堆肉泥,不管如何,他都不可能重新恢复为那个活蹦乱跳的叶秋离。

覆水难收,往日不再,时光不能倒流,命运无法重读,在那种情况下,他不得不认清现实,接受既定的结果,以一种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放眼未来,积极面对之后的事情。

然而,此时,叶秋离竟然突兀地发现,事实的真相完全与他之前的判断截然相反,他的所有认识都是错误的,他并不是以鬼魂的状态存在,依旧是一个活生生的风华青年,不但没死,甚至连一点伤都没有受到。这种死里逃生的经历,已经完全出乎了他的预料,巨大的惊喜之下,如何让他不心潮澎湃,惊喜欲狂!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