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少放肆宠:鲜妻19岁 9.6分
作者 :华月 更新至 第560章 此生有你足矣
完结

言情

现代豪门

宠文

腹黑

总裁

傲娇

白领丽人

一往情深

114.3万字 6.5万人气 0.6万人在读
立即阅读
  • 作品信息
  • 目录
内容简介

某一天,记者采访白小陌:“您先生最大的优点是什么?” “能干!” “可不可以详细点?” “太能干!” 话筒指向时墨寒,“时先生呢?” “什么都好,就是身体差了点。” 前世的白小陌不知道时墨寒对她一往情深,被人陷害,含恨而死。 涅槃重生的白小陌虐渣报仇,时墨寒一路保驾护航,情深不寿。 “放心,一切有我,尽管放手去做,出了事算我的。”

第1章 我恨他

剧烈的痛楚传来,喉咙火辣辣的疼,白小陌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她想伸手去掰开掐住她喉咙的手,可是全身软绵绵的没有力气,这种感觉,好像是临死之前,那种无能为力,又很不甘心的痛苦。

死?

没错,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死在了那个暗无天日的监狱里。

可疼痛是那么的清晰,不像是已经死透的感觉。

意识渐渐的回笼,掐住她喉咙的力度稍微小了些,她憋着一口气,好不容易才喘了上来,掀开沉重的眼帘,她瞳孔一缩。

她,她看到了什么?

飞快闭上眼睛,她一定是看错了,时墨寒怎么会在这里?

“白小陌,睁开眼睛!”

男人暴怒的嘶吼,像是要把她的耳膜给吼穿。

这声音,她听了很多次,很熟悉,所以她不是在做梦。

时墨寒……

她再次睁开眼,看着眼前这张年轻英俊的脸,她伸出手,慢慢的贴上他的脸颊,喃喃自语,“岁月果然只对女人残忍。”

这么多年了,她历尽沧桑,她的心态已经苍老得不像样,她的容颜也老了许多,可他却几乎都没变。

眉目清朗,一双深邃如星辰的眼睛,高挺的鼻梁,冰凉菲薄的嘴唇,立体的五官,完美的轮廓,那么的帅气,自己当时怎么就有眼无珠看不上呢?

她明明比他还小六岁呢,现在的她,苍老得更像是他的母亲吧?

时墨寒脸色冷冷的,就连眼神都冰冷得像冻结的寒冰,他明明在盛怒中,他还掐着她的喉咙,可这女人到底在干什么?

她居然摸他的脸!

她不是最不屑他的吗?

别说碰了,连看他一眼都嫌浪费时间。

白小陌对他露出欣慰的笑,眼圈红红的,“谢谢你来看我,见到你,我很高兴,真的。”

能在死前见到认识的人,哪怕她曾经很怕他,恨他,他也同样的憎恨自己,那也不重要了。

至少她走的时候,还有人在身边,记得她,而不是一个人孤零零的上路。

“白小陌,你又在玩什么把戏?”

“我能玩什么把戏?我都已经这样了,没有心思了。”

她的心早已枯竭,在这监狱里只能等死,早些年的朋友没有一个人来看她,倒是曾经她很怨恨的人来了。

“你难道还想逃?”

他的语气很冷,周围的空气凝结成冰,即使他对她还是那样的不假辞色,冷冷冰冰的,甚至还想掐死她,她还是觉得很亲切。

“怎么逃?逃不了的。早晚都得死,你不如直接掐死我吧,我不想再漫无天日的活下去,没意思。”

她又没本事越狱,死在他的手里也好,挺好的。

“你想死?”

“想。”死了一了百了。

那些过往太痛苦了,被身边的人联手背叛,怪她识人不清。

听到这话,他的脸色更冷了,浑身笼罩着暴戾之气。

她果然还想逃,知道自己逃不掉就要死,她就那么想和沈谦在一起,就那么讨厌他,讨厌到宁愿死也不愿意待在他身边。

时墨寒的眸色越发的漆黑,松了手,一脚踹翻面前的桌子,砸了几千万的古董花瓶也不眨一下眼睛。

外头的人听到里面的动静,都吓得冷汗涔涔,手脚都不知怎么放了,不约而同的摇头,这下白小陌死定了。

居然敢趁着大喜的日子和小情人私奔,这根本就是在老虎面前撩胡须,简直就是找死嘛。

她不死,谁死呢?

白小陌被这巨大的响声吓了一跳,还没来得及思考这眼前的环境不像是她待的监狱,下巴就被掐住,浓郁的血腥味窜入了鼻尖,阴冷的俊脸在她面前放大。

“白小陌,你想死,想摆脱我,不可能!”

什么?

她一脸茫然,摆脱?并没有。

她其实还挺高兴能见到他的,就连他发怒冷酷的样子,她也不害怕,反而觉得很亲切。

“时墨寒,你是不是弄错了?”

他只是笑了笑,笑容很残忍,“想跟沈谦双宿双飞,这辈子都别想!”

“不,我不想和他双宿双飞,我恨他。”

她这一生,要不是遇到沈谦,被他所累,也不会年纪轻轻就进了监狱,都是那个男人,还有她的好闺蜜,他们一直在算计她!

“恨?刚和他私奔,现在又说恨他,你以为我会放了他吗?”

时墨寒冷笑,“为了他,你倒是费尽心思。”

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刚和他私奔?

她和沈谦私奔,不是好多年前的事了吗?

时墨寒站了起来,白小陌才看清楚他今天的穿着,崭新的手工西装,领带系着精致的夹子,衬衫衣袖是一对闪烁着亮光的袖口,最重要的是,西装口袋上还插着一朵红色的玫瑰花。

“来人。”

很快就有人推门进来,“少爷。”

“沈谦拐走我的妻子,废了他!”

“是。”保镖得令下去执行了。

白小陌:“……”

事情好像跟她想的有很大出入。

时墨寒走了,冷空气像是一下子被他带走,屋内恢复了暖和的气息。

很快有人来收拾地上的碎片。

“你是华姨?”

认出了收拾的中年妇女,白小陌很错愕。

华姨看了看她脖子上的淤青,叹气,“少夫人别再惹少爷生气了,您这次实在过分了点。”

“等等,什么少夫人?”

可惜华姨已经走了,她不能和白小陌说话的,看她那么狼狈,刚刚也是忍不住一时多嘴。

白小陌想起刚才时墨寒那句话“沈谦拐走我的妻子”,这明明是十年前的事了,还有华姨称呼她少夫人……

再看看这房间的布置,不是监狱,而是软禁她的地方。

她对这房间很熟悉,曾经她被时墨寒关在这里半个月,她一直在想办法出去,甚至想过以死相逼。

“十年前,十年……”

她想到了什么,飞快的冲到梳妆台前,看着镜子里映出来的人,呆愣了许久许久。

粗糙的皮肤已经不见,仿佛焕然重生,白皙细腻,富有弹性,头发乌黑柔顺,不是枯黄得像稻草,脸还有一点婴儿肥,也不会尖得像瓜子,苍老黯淡的脸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年轻娇俏的面孔。

这是十年前的她,所以,她重生了?

看过这本书的人还会看
  • 妖孽特工

    天河 著 当异能可以开发和进化,这个世界将不再平静,只可惜这种异能只存在一个身世如谜,如妖孽般的男人身上。高贵冷艳的女特工,奔放热情的女总裁,从小养成的小萝莉……护美女,踩小人,斗邪恶,且看沈飞纵横都市,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
  • 重生豪门之强势归来

    正月初琪 著 三岁父亲失踪,十五岁被挑断手筋,十六岁母亲“车祸”遇难,十八岁成为全校笑柄直至大学毕业,十九岁被亲叔叔送进高官房中,最终在二十二岁的时候被自己从小便订下娃娃亲的新婚丈夫伙同闺蜜割舌毁容活活烧死。也许是老天同情,居然让她回到十五岁从活一遭。前一世的低调隐忍,换来的是她短暂的一生写满了背叛与凄凉,这一世她偏要高调霸道,却一不小心在一开始就惹上了这恶魔一样的人物……
  • 狼性总裁要够了没

    涩涩爱 著 那一晚,从酒吧到酒店,他才知已婚的她竟还是一个女孩。从女孩到女人,她只当被蚊子咬了一口,却,从此惹上了那个男人女人星星眼望之的小鲜肉。 终于有一天,她才知她一直自以为是小生的男人竟有着无比显赫的身世,再也甩不开。 他说:女人,你要对我负责,所以要任由我压你玩你啃你,再生个宝宝,否则,我不饶你……
  • 替嫁小妻:二少,得寸进尺

    尘北北 著 为了妹妹,她甘愿嫁给传闻中容貌尽毁,性情残暴,还不能人道的男人。   豪门世家,尔虞我诈,她一次次被陷害,却总有一双手护她周全。   步步为营,原以为一年之后能获自由。   期限一到,男人摘下面具,邪魅一笑:“夏怡洋,之前是我,现在是我,以后也是我!”
  • 天才宝宝甜心妈

    甲乙明堂 著 "七年后,她带着宝宝回来 “孩子给我,价格你随便开!” “春天只播了下种子,到了秋天你就想收获一个儿子,呵,男人,你是不是想得太简单了!” “你想让我叫你爹地,那么你就要拿出本事来追我妈咪,我妈咪喜欢的男人,才会是我的爹地!否则,一切免谈!”"
  • 律政娇妻:总裁爹地要雄起

    温柔的小白兔 著 他,冷酷无情,她,冷艳孤傲,一次人为的设计,她从少女变为少妇。 六年后,她携天才萌宝回国,成为司法界的佼佼新星。 一对儿萌宝的设计,让他们一次又一次的相遇。 “女人,你可以嫁给我,结束单身生活。”他走到她的面前,勾起她的下巴,邪魅的说道。 她一阵冷笑。 “我会结婚,但是结婚对象,抱歉,你不是本大小姐的菜。”看着她翩然离去的背影,他一脸的邪恶笑容。 女人,你……逃不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