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女配要逆袭

第二章 开启白莲花奉献路线

第二天一早,莫笙醒来发现布置精美,喜贵逼人的新房里只剩下自己一个,不禁摇头苦笑,深觉想要完成逆袭任务,任重而道远。

不过没关系,莫笙又是一笑,有点开怀的意思,自己已经想好逆袭的方法了不是吗?就走奉献型白莲花路线,任他伤我千万遍,我自待他如初恋!就算是石头都要给他捂热!

然后再让他知道什么是绝望!

想清楚一切后,她打电话给秘书,以新婚要蜜月几天为理由,温柔又带点幸福地告诉秘书,自己这几个月都不会去公司,重要事件可以请求自己父亲董事长的意见,一般工作让她自己看着办,说完不等秘书回答,便果断地挂断了电话。

之所以出此下策,实在是没有办法了,不仅为了更好地一心放在逆袭任务上,还因为以自己的大专水平实在是无法驾驭一家世界百强之内的大公司,虽然当此总经理很帅很女强,但什么都不会的穿帮会死的很惨!所以她还是安心地在感情戏里逆袭,饭要一口一口来,逆袭之路要一步一步走嘛。

如此这般,她高兴地出了新房,放眼望去,顾家的主宅尽是假山池水,古树掩映间一座座红砖绿瓦、白色阁楼,恍惚间如同置身于百年前的豪门大宅,明白自己只是过客的匆匆身份。

正在浮想间,一位西装革履的男子行色匆匆地走来,似是有紧急的事要办。却在看到自己后不自然地停下脚步,笑起来,笑的勉强而生涩。

莫笙挑挑眉,心里有了计较。却很快调整好表情,笑的温雅礼貌,“原来是阿渊的秘书,李先生。阿渊是有什么文件没带,还是其他怎么了吗?”然后,假装没看出对方越来越勉强的笑容,继续和风细雨着“如果需要我的帮忙,尽管提。毕竟,李先生是为我家阿渊工作,有什么能帮到阿渊的,都能让我很自豪呢!”这个李秘书是顾泠渊的心腹,在他面前表现的愈是白莲花,对完成任务愈是有帮助。

李秘书收敛了笑容,有些难以启齿似的“就是……就是……”后面的话,就是怎么也说不出来。

莫笙笑的越发温柔了“没关系,只要是需要我的地方,尽管提啊。”对方咽了咽口水“就是顾总,让我问你要一下结婚时,给你带的戒指,他现在有急用。”说完话后,都不敢抬头看莫笙的眼睛了。

看到这,莫笙还有什么不明白。一定是顾泠渊一大早,就去安慰他的心头爱,自己的亲妹妹莫静了。结果莫静一定故作大方地祝福过他后,就开始诉说她对他的情深意切,又说他结婚那夜,她又有多么难过。

然后顾泠渊一定看不得自己的爱人受伤,定是心都要碎了地去安慰啊。然后莫静这个心机婊,一定趁机提出,自己要有一天能和他互换戒指,成为他的妻,该有多好啊!那顾泠渊,哪有不答应的啊,肯定二话不说就要去买戒指。莫静的目的自然不是商场上随处可买的戒指,她真正想要的是从莫笙手上抢回戒指,因为这个贪婪可恶的女人,为了莫氏集团的继承权,暂时舍弃了做顾氏集团的女主人,却还是不甘心莫笙这个被蒙在幸福深渊的女人,有哪怕一时的美梦!

所以,她一定以一种天真的口吻,无意地提出她最喜欢的是莫笙手上,特意定制的戒指。顾泠渊哪有不答应的啊,自然就让他的秘书快马加鞭地向自己讨要!

别问莫笙为什么一下子脑补并清晰地猜到了全部,因为她是王灵的时候,天天宅在家,看了那么多电视剧和小说,及网上的种种现实和勾心斗角,可不是白看的啊!

她克制住骂娘的冲动,硬生生装出黯然又轻轻笑着的表情,将手上的戒指故作不舍地取下,珍而重之地递给他,“他有急用吧,没关系,赶紧给他送去吧。”

李秘书看着她,竟不自觉地带了些怜悯,想要说些什么。却最终只是接过戒指,道了声谢,就赶紧离开了。

目送着李秘书的离去,莫笙动动嘴角,无声地笑起来。再忍忍,等到所有的隐患,一点点埋下。我不仅要顺利完成任务,我还会把原身受过的痛,连本带利全都送给你们这对狗男女!

李秘书恭敬地将戒指交给顾泠渊,然后退后一步,等待上司的询问。

心腹,当然不是白当的,不出所料地被问“她就这样给你了,没问什么吗?”语气里有一丝自己都没发觉的歉疚。

“嗯,她什么都没问。”然后想起那个总是温柔笑着的女人,不自觉地为对方说了句好话“她一听我说是顾总有急事,就飞快从手上摘了戒指,递给我,让我赶紧给您送来。”

顾泠渊抬头看了看他,眼神里有种审视的意味,表情却很是让人琢磨不透。正待还要问些什么,却被书房外甜美的女声打断“泠渊,饭做好了,出来吃饭吧。”

声音里,有种甜甜的腻味。顾泠渊却宠溺地笑着应了一声“马上就去”,也不再顾及“新婚妻子”的感受,挥了挥手,就让李秘书走了。

李秘书先走一步,出了书房,迎面见了莫静,正想着是否需要打个招呼,对方却看也不看地擦过他,向顾泠渊走去。

李秘书有些尴尬地低下头,脸上的笑意早已免去,人家根本都不把自己放在眼里,自己还多想些什么失礼不失礼的,真是好笑。却在出门后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想起了那个清淡温雅的新婚女子,还在家里盼着她心心念念的夫。

之后的日子里,莫笙见过顾泠渊的次数屈指可数,就算每次相见,都是顾泠渊有事相求。莫笙自然一脸温良无害地全都答应,还会每次在他来的那天,做好一桌子丰盛的菜,对他虚寒问暖,极力让他有家的感受。

顾泠渊也许一开始是凛然不屑的,但是人心这种柔软的东西,最怕暖暖的温情柔浅包裹,因为受着受着,就会理所当然地习惯,并且习以为常。

特别是每日回到心上人的身边,心上人反倒不在自己心尖上暖,总是向自己抱怨自己虽然顶了莫笙莫氏集团总经理的位子,但因为股份还是在莫笙名下,很多股东都不把自己放在眼里,自己在公司里怎么怎么不如意。

工作了一天的顾泠渊已经疲累地狠了,虽然明白莫静的意思,是让自己去要求莫笙把股份也一并给了她。可是他看着莫静娇艳如花的脸上,满是撒娇的理所当然,突然就有种说不出的厌烦。自己心心念念的爱人,却只会不停地要求自己帮她办这办那,从来都没有对自己有一次真正妥帖的关心。

而那个自己从来不在意,只是一味漠视着对方显而易见对着自己浓浓爱意的莫笙,总是能轻易看出自己的需要和不耐,只要见到自己,总会第一时间顾及到自己的感受,温润到自己的疲惫,从来不抱怨,答应自己任何,哪怕损害自己利益的要求的莫笙,自己为什么要总是伤她,明明她是自己的妻,明明她给的是自己最想要的家!这般想着,他自己也不禁茫然了。

莫静特意提高的声调却打断了他的思路“泠渊,你怎么又走神!这已经是第几次了!怎么近些天来,只要我和你谈对我很重要的事的时候,你就走神!你是不是不爱我了,如果真是这样,你还来我这里干嘛,去找你的妻子,好啦!”尾音已带了些哭腔。

顾泠渊回过神,想起很小的时候,自己因为是顾氏长子,被绑匪绑到了偏僻的破败厂房,自己没出息地害怕极了,只会不停掉眼泪,同样被绑来的顾家女儿,却大着胆子安慰自己,稚嫩的声音里明明也是满满的害怕,却能在黑暗里准确无误地找到自己的手,然后握紧,想要将自己的温暖传递给自己的小女孩,就不自觉地软了心,自己当时就已经发了誓,会好好护着那个女孩一辈子。

现在,那个小女孩就在自己身边,那么难过地低泣,自己怎么能还想着那个无关紧要的女人!

于是,将还在抽泣的莫静搂进怀里,一边伸手安抚,一边缓慢坚定地向她保证“静静,别难过。我一定会把原本属于你的东西,都夺回来,还给你!”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