抬龙棺 9.2分
作者 :微胖大叔 更新至 第一千七百四十八章 想办法
连载中

悬疑

抬棺人

棺材生辰八字

灵异

459.6万字 4.4万人气 0.2万人在读
立即阅读
  • 作品信息
  • 目录
内容简介

秦始皇的棺材,叫做龙棺。本来,所有抬龙棺的人都该被殉葬。但是我的先祖,他竟然逃了出来。长生不老药真的是只是一个传说吗?那么徐福东渡之后,又去了哪里?我的先祖,就是唯一知道秦始皇陵秘密的人……欢迎一起进入“抬棺人”的世界,我将告诉你们一个颠覆认知的秘密。

第一章:凶棺落地为不甘

我叫马一鸣,今年二十岁,住在洛阳马家沟里,家里只有爷爷、爸爸还有我,从懂事起我就没见过奶奶和我妈。

小时候我问过我爷爷,奶奶和妈妈去哪了,爷爷吧嗒吧嗒抽着旱烟只是不说话,问的多了我也就不问了。

我爷爷这个人平时沉默寡言,没事就爱抱着自己的烟杆子抽烟,他是远近闻名的抬棺人,都说他抬的棺稳当,很少出事,不过我爷爷有个规定,就是他不抬女棺。

打小我就皮实,上房揭瓦下河捞鱼这种事必定少不了我,村子里一群野孩子里我是属于领头作乱的那种,因为这些事我不知道挨我爸多少打,长大了收敛了很多。

我们马家沟人口简单,大家一直和和睦睦的,不过几天前倒出了件怪事。

我们村子有个长的很漂亮的姑娘,叫马芳芳,才十八岁,出落的跟朵花儿似的好看,也不知道怎么居然吊死在自己家里了。

可奇怪的是马芳芳的爸妈,自己闺女死了,老两口倒像是松了一口气一样,四处张罗着准备葬礼,那架势恨不得当天就下葬了一样,不过再快也要过了头七不是。

马芳芳的爸妈找到我们家里,央求我爷爷帮着抬一抬棺头。

“叔,您看,俺闺女这是吊死在家里头的,算是恶死的,村子里头本来就没人愿意抬这棺材,俺出了好些钱总算央求了几个年轻的后生,可他们说什么也不抬棺头,没人抬棺头哪成啊?”马芳芳的爸爸一脸苦大仇深。

马芳芳的妈妈“哎”的接了话腔说道:“叔,您是咱们村子里头出了名的八仙,听说您以前年轻的时候也抬过恶死的人,这次求您帮帮忙吧!”

内行把抬棺材的人叫做八仙,也叫做八大金刚,有的地方也叫把棺或者抬重,一般都是八个人或十六个人轮换着抬棺材,大多叫八仙。

那个时候天都已经快黑了,我们家正准备吃晚饭,我一边摆碗筷一边偷听。

其实棺材寓意着升官发财,被人视为大吉大利,所以抬棺这事往往只要有时间,又不破了我爷爷的规矩,一般他是不会拒绝的,不过马芳芳这可是女棺,我爷爷他肯定是不会抬的。我在心里暗想。

马芳芳的爸妈显然是有备而来,知道我爷爷的规矩,千求万求的给我爷爷跪下了,最后马芳芳的爸爸没法子了,从兜里掏出个纸条递给了我爷爷,上边也不知道写的啥。

我爷爷看了纸条之后吧嗒吧嗒抽着旱烟,一双浑浊的老眼在烟雾里若隐若现。

一般我爷爷露出这么个表情,再抽上几口烟,就证明他是在琢磨。

我很惊讶,这可是坏他几十年规矩的事啊,他居然没有直接拒绝?那张纸条上到底写了什么?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拿着手里的烟枪在鞋帮子上敲了敲,“成,我就给你们抬抬这棺头,不过咱们丑话可说在前头,你这次找的抬棺人都是小年轻,他们大多都不懂行,你要交代好他们,啥事都要听我指挥。”

马芳芳的爹妈抹着眼泪连连道谢,爷爷闷声抽着旱烟,打发他们走了。

然后这一整天,爷爷都是一副沉闷的样子。看他这幅样子,我的心里就有点堵得慌。

说实话,爷爷愿意抬马芳芳的棺,我也是挺高兴的,毕竟是打小一起长大的,虽然我上高中之后就有些疏远了,但是忽然间就这么没了,让我有些惆怅,爷爷能亲自送她一程,那自然再好不过。

于是晚饭的时候,我问爷爷,这次抬棺我能跟着一起去不,就算帮不上忙,送送儿时的伙伴也是好的。

我爸瞪我一眼,“你跟着去干啥,添乱还是凑热闹?我看你还是挨打挨的少!”

小时候被我爸打得多了,长大了我也不敢还嘴,闻言就不吭声了。

爷爷咳嗽了几声,反瞪了一眼我爸,“吵吵啥?就你嗓门大还是咋的,一鸣也老大不小的了,你往后别老训他。”

爷爷这话说得中听,当然我还是没敢出声,闷头扒饭。

“你想去也行,远远跟着就行,别往跟前凑听见没?等到下了棺回了主家你跟着我去吃席面。”

爷爷吩咐了几句拿着旱烟走了。

到了马芳芳下葬这天,我和爷爷吃了早饭晃晃悠悠一路往他们家去了,反正时辰是“看香”人算好的,只要赶在中午十一点下葬就行,爷爷不管那些,只管听看香人吩咐什么时候抬棺。

看香人在我们这其实就是类似于神婆的存在,不过他们没神婆那么厉害,只是懂得一些门道,也算半个外行人吧。

临到一切都准备妥当了,抬棺的那些年轻人都凑到了我爷爷跟前。

爷爷扫了一圈,“抬棺可不是小事,有很多忌讳在的,现在也没时间教你们那些,你们只要记好闭口不言,手不离杆就行,一个字也别多说,路上不管发生啥事都不能松开撑棺材的杆子!”

我离他们远远的看爷爷板着脸说话。

年轻人中有个人大着胆子问道:“叔,听说这丫头是自己吊死的?她这棺材会不会不好弄呀?”

“是啊,这算是凶棺了吧!”另外一个人附和。

爷爷眼睛一瞪:“怕啥?凡事讲究冤有头债有主,你们只要别瞎想,这丫头就不会找你们的事!挨个站好去,准备听口号起棺!”

那几个年轻人钱都已经收了,有的都花出去了,这个时候也没回头路了,只能咬牙上了。

随着一阵鞭炮声响起,看香人吆喝一声起棺,爷爷扛着撑棺材的杆子就要起身。

那棺材也没多大,一个丫头这么多人抬,自然是绰绰有余的,可几个人吃奶的劲儿都用出来了,那棺材楞是纹丝不动。

这可把大家吓坏了。

“这也太重了吧!”

不知道哪个抬棺的年轻人说了一句话,引得我爷爷转头怒斥,之后又是对着棺材连声道歉,邪乎的好像里边躺着的是活人一样。

看香人眉头皱了皱,叫来马芳芳的妈妈嘱咐了几句。

马芳芳妈妈听的连连点头,眼圈红红的走到棺材前,哽咽着开口劝起来,“芳芳,我知道你舍不得家里,舍不得你爸和我,你安心的去吧,阳间的事和你再没有关系了,安心的去投胎,我和你爸会照顾好自己的,逢年过节我俩都会给你烧纸钱,你下辈子……”

说着,马芳芳妈妈眼泪跟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往下落,“下辈子一定投生去个富贵人家,妈对不起你啊……”

劝完就是嚎啕大哭。

她正哭的起来,边上不知道哪卷来一阵风,吹的她连连擦眼。

说来也奇,马芳芳妈妈哭完,那棺材果然能抬起来了,我爷爷抬着棺头一路往选好的下葬地去了。

走了几百米后出了马家沟,我远远跟在众人后边,心里没来由觉得不踏实。

没走几步我就看见后边有个抬棺的人东倒西歪的,眼看就要软下去的样子,我心里咯噔一下,忙出声提醒爷爷后边有个人快晕倒了。

边上跟着的人看到后忙替换上那个人。

刚换了一个没走两步,又有个人要摔倒了似地,看着像是要把棺材给扔出去了。

就这么接连换下去,原先的几个年轻小伙子竟全换完了,就我爷爷步履稳健的往前走,“一鸣,准备好替人。”

爷爷突然冷不丁扔出这么一句话,我傻眼了。

这哪还有人换呢?

不过再惊讶,该来的还是要来的,没有可以替换的人那我只能顶上了。

我刚接了抬棺材的杆子,就听到那杆子发出一声急促奇怪的声音,很像是老鼠叫了一声一样,我没多想把杆子抗在了肩上。

看香人选的墓地是在山上,我们出了马家沟步行要绕过一大块桃树林才能上山去,我们几个抬着棺材刚走到桃树林外就出事了。

本来没多重的棺材突然像是有千斤的重量,我们几个咬紧牙关也控制不住棺材往地上落。

爷爷头上冷汗直冒:“慈棺落地为不舍,凶棺落地为不甘。”

听这这意思就是马芳芳死不瞑目,不愿意走了?那几个年轻人吓的两股战战,手越发的不稳当起来。

看香人远远跟上来,也不问我们情况,直接让人把马芳芳的爸爸驾着扔到了棺材上。

“去去你闺女的怨气,好好趴着,你趴着你闺女才愿意走!”看香人说完指挥着我们继续走,千叮咛万嘱咐,无论如何也要赶在算好的时辰赶到。

说来也奇怪,我们光抬着这口棺材都吃力,马芳芳的爸爸趴在上边我们竟然还觉得更轻松了些。

一路无事到了山脚下,我们都是提心吊胆的唯恐再生什么变故,眼看要到了,任谁都松了一口气。

就在这个时候,我边上那个年轻人忽然朝着棺材“哇”的一口吐出一滩黑血来。

那血溅了一点到棺材上,棺材忽然发出剧烈的抖动,像是里边有什么东西一样,随着“咔嚓”一声响,绑着棺材的绳子全部应声而断。

“哐当!!”

棺材重重的落在地上……

看过这本书的人还会看
  • 命运路口

    袤一 著 钱难挣,屎难吃,什么好当,气难受。 一个宁死不眨眼的铁汉,还没等步入婚姻殿堂,就被送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 都是私念惹的祸。 是可忍孰不可忍。 吴昊毅然选择了转业,找出那个男人。 职场如战场。虽然没有刀光剑影的杀戮,但看似平坦的商路,实则步步杀机,陷阱遍布。 美人计、反间计、无中生有计,这个家伙,却照样混的风生水起。 他终于体会到了旖旎柔情,理解女人商场的不易,理解未婚妻的无可奈何。 退一步,海阔天空,不愁更上一层楼; 进一步,挥刀斩乱,掀起的惊涛骇浪,让原本心爱之人,掉进万劫不复的深渊! 命运又一次把吴昊
  • 空间调查组

    烟火绽放天空 著 二战期间德国科学家发现空间技术,并将空间技术设置为重点秘密研究项目,为把士兵快速送达前线,在初见成果后纳粹投降。战胜国苏联获得德国空间资料,开始重新着手研究空间技术,在德国研究的基础之上更近一步,但随着苏联的解体,空间技术不了了之,但研究成果却已然影响了地球的空间秩序......
  • 活久见

    悲伤无名指 著 这个世界,每天都在发生一些稀奇古怪、耸人听闻的事。没有遇到,或许是因为你比较幸运,又或许是因为时间没到。 相信我,活得久了,总会有些事情找上你,想避也避不开。 而我,已经活得太久,久到已经忘却曾经发生的事……
  • 鬼故事大全

    别拿你的无知挑战我的耐心 著 各种各样的鬼故事竟在这里,请大家多多关照,也不知道好不好看!
  • 江湖郎中异行录

    星星之火 著 孙天愚得到药王孙思邈的传承,开了慧眼,学会了药师录上诸多秘术,在江湖上行侠仗义,经历离奇诡异的事情; 丢魂了,好说,用艾草熏一下,便可招魂; 鬼上身了,用马蹄皮拍两下就好; 治不好的疑难杂症,药师录上因有尽用; 不一样的捉鬼方法,不一样的治病偏方,尽在本书。
  • 鬼王令之狐仙的宝藏

    辰云 著 生活在最低线一个小古玩摊主,无意中得到了一个破旧的盒子,之后就霉运连连,为了一个不知道真假的宝藏遭受种种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