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暖婚:叮咚,甜妻已上线

第二章:还能见到你,真好

林江夏在无边的黑暗里横冲直撞,一直走一直走,走了很久很久都没有走出去,可是在她以为她再也走不出去的时候,一道熟悉的声音传进了她的耳朵。

“江夏,江夏!”

那是战北恒的声音,熟悉的,冷厉却又带着几分着急的。

“醒醒,醒醒。”

她仿佛被人晃了好几下,猛地就睁开了眼睛。

眼前是被放大了N倍的战北恒的脸,那张脸,轮廓深邃,眉眼细长,就连红润的嘴角都抿成一条线,让人一看到他就觉得这个人不好亲近。

他此刻弯着腰,一只手护着她的头,一只手扣着她的腰,眼底的焦急一闪而过。

“战北恒??!!”

林江夏惊呼,她怎么还能看到他?他们俩不是葬身火海了吗?

还是说,她只是做了个梦?

“醒了?”

他低声问她,那样子仿佛生怕惊着她似得。

林江夏心底一紧,彻底看清了面前男人的样子,他的双腿还在,而且,那双眼底还会涌动情绪,跟那个喜怒不形于色的战北恒差别甚远!

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根本就不是什么被烧毁的厨房,而是在楼梯上!

这是在战家老宅!

林江夏脑子一闪,突然想起来这一幕,当初她跟战北恒订婚的时候也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她听了林乐羽的教唆要跟战薄如私奔,却在下楼的时候失足摔了下来,磕到了额头。

这件事情一度让战北恒成为上流圈子的笑话。

她艰难的转动脖子,环顾了一圈,果然是战家无疑了。

难道,她重生了?

老天真的再次给了她机会?

铺天盖地的委屈像是汹涌的浪潮一般,将她瞬间淹没,泪水不受控制的滴落。

她猛地扑进了战北恒的怀里,双手紧紧的环着他的腰,呜咽出声:“太好了,你没事……”

战北恒浑身一僵,低头,深邃的目光落在林江夏头顶。

毛茸茸的小脑袋无助的颤抖,像是只走丢流浪了好久的小花猫终于被主人找到,委屈得一塌糊涂。

他伸手,轻轻的揉了揉她的头。

薄唇轻启:“没事了,我在。”

这句话,犹如一柄锋利的匕首刺进林江夏的心脏,疼得她喘不过气来。这语气,跟当初他冲进火海的时候一模一样。

“战哥哥,我以后一定会对你好,好一辈子。”

她叫他,战哥哥?

这个称呼,已经有多久没有听到过了?

战北恒一只手悬在半空中良久都没有落下去,凉薄的嘴角向上牵扯,露出一个极浅极浅的微笑。

这是摔了一跤,摔坏了脑子?

可是这摔坏的样子,真的讨人喜欢。

他顺手就把额头还冒着鲜血的林江夏抱了起来,修长的大腿一迈,快步朝着外面走去:“我带你去医院看看。”

“我不去。”

林江夏摇头。

战北恒一顿,低头看她。

她眼神清澈,那双墨色的眸子不再带着他熟悉的厌恶跟激烈,居然染上了几分温柔跟可爱,跟当初他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一模一样,红润的嘴角微微向上,笑得让人心痒痒的。

他艰难的别开了眼。

“怎么,还想着逃走?”

要不是他眼疾手快保住了她,恐怕这个时候她身上的伤口就不止额头这么一块了。今天是他们订婚的日子,他绝对不会让她再次任性的逃走。

林江夏下巴微扬,认真的看着战北恒,自然是看出了他的不悦,抿唇又笑了起来。

“这点伤口不算什么,战哥哥,我们下去吧。”

下去,进行他们的订婚仪式。

上辈子,这个订婚仪式被她搞的鸡飞狗跳,让战北恒成了整个圈子里的笑话,可是他居然像是个没事人一样,依然把她留在身边,让人照顾她,保护她,宠着她。

林乐羽说,他就是个变态,为了囚禁她得到满足感。

她居然信了,更加激烈的反抗,甚至以死相逼。

不过这辈子,她绝对不会再眼瞎了,她一定要把前世亏欠了这个男人的,全都十倍百倍的补偿给他。

“嗯?”

“订婚宴要开始了,战哥哥难道是想要缺席吗?”

“不会。”

林江夏牵着战北恒的手从二楼缓缓走下宴客厅的时候,所有人都停下来兴奋的盯着那两道白色的身影。

“你说林江夏今天会闹出什么幺蛾子?”

“战大少爷不也是犯贱,喜欢谁不好非要喜欢林江夏。”

“也不知道她是不是眼瞎了,放着正正经经的大少爷不嫁,非要去喜欢一个私生子,脑子有病吧?”

不少恶意的目光落在林江夏的身上,看的她浑身起了鸡皮疙瘩,身上的礼服因为刚才那场意外已经有些凌乱,不过她却骄傲的昂着下巴,紧了紧战北恒的手,毫不在意的走上了属于他们的舞台。

耀眼的灯光打在他们的头顶,她能够清晰的看到战北恒眼底的温柔。

战北恒弯腰,低头,清浅的一个吻印在她受了伤的额头,滚烫的触觉缠绵,让人不能抗拒。

她能够清晰的闻到他身上淡淡的薄荷香。

“从今往后,林江夏就是我战家的人,任何欺负她的都是在跟我,跟整个战家为敌。”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