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太凶猛

第2章真让人扫兴

次日,爸爸发现了我的异常:“小舞,你怎么了?脸色好差,嘴唇惨白,印堂发黑。”

我哪敢告诉爸爸真相?那个鬼夫那么凶残,道行又深,爸爸和哥哥肯定对付不了他,告诉他们只会让他们担忧,甚至惹怒那只鬼,招来杀身之祸。

每次我都以为自己要被折磨致死了,说不定他就是来弄死我的,只是弄死我的方式令人不齿罢了。

这段延续了十一年的冥婚,有了实质性的关系,那接下来,应该就是让我死去,变成鬼魂正式成为他的鬼新娘吧。

可我真的不想死啊,我不想变成鬼。

又到了午夜时分,我实在忍受不了这种折磨,咬牙推着他的肩,颤巍巍的说道:“我们能谈谈吗?”

“谈?”他冷笑了一声:“你想跟我谈什么?”

他就算说着话,也没有停下动作,我的话语被他冲撞得支离破碎。

“你到底想怎样啊?”我鼓起勇气说道:“又不是我们家得罪你,是村里那些抢夺你陪葬品,毁了你墓穴的人有罪,我只不过被他们推选出来和你配冥婚,你能不能饶过我?你有什么条件只管说出来,我都答应你。”

他轻笑了一声,暂时停下了动作,让我喘口气。

“冥婚是两个死人的事,我们不适合。”我战战兢兢的哀求:“你应该找个适合你的女鬼,别再缠着我了。”

“你死了就适合了。”他轻笑着吐出凉薄的话语,眼底满是失望和愤怒:“小舞,如果不是你,你以为村民的献祭有用吗?我要不是为了你,千年前会殉葬在这里吗?当年你背叛我,现在又想逃离我,小舞,你当真让我寒心!”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放过我吧。”

“休想!别以为你投胎在冥氏这种半阴半阳的家族,就能脱离我的掌控!你是我的,永远都是,不管你逃入轮回多少次!”

我似懂非懂,啜泣道:“可我不想死。”

“我说了要你死吗?”他不耐烦的低吼道:“如果想让你变成女鬼,十六岁那年,我就该弄死你了。”

难道我还要感激他的不杀之恩?十六岁那晚被他夺取初次,这两天又夜夜索取无度,我日夜饱受煎熬,怎么可能对他心存好感,更别说感恩了。

“你到底想怎样?”我受不了的捶打他肩膀和胸膛,可我力气太小,就像给他挠痒痒:“是不是只有我死了才能结束这种折磨?那我自己动手好了。”

我伸手掏出枕头下藏着的水果刀,扎向自己脖子动脉血管。

这举动激怒了他,他在我手肘麻筋上一弹,我吃痛,半边身子都麻木了,刀子跌落床下。

“你再敢伤害自己试试?”他伸手掐住我脖子:“冥小舞,你要是敢自残、或者求死,我会让你和你们冥氏整个家族全部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冥婚不就是死人之间的婚姻,你肯定要弄死我的,求你别再折磨我了。”我试着求饶。

“折磨?我是在疼爱你。”他冷笑了一声:“你觉得这是折磨那也没办法,你是我的妻子,到死也不会变,折磨你也要忍着七天期满之后,你就是求我、我也不想碰你了。你这僵硬的身体真让人扫兴。”

七天?那还有四天。

他恼怒的扣紧了我的腰,将怒气体现在行动上。我咬牙绝望的瘫在床上,不知道会不会死在他身下。

意识脱离身体,我感觉自己在混混沌沌的欲浪里沉浮,几近溺亡。

肾虚是什么感觉, 我下床的时候暗暗考虑要不要喝点补肾的汤药,不然我熬不到第七天。

整个腰部酸胀难忍,那种难以言说的酸、麻、涨、痛,简直要了我命,而且小腹里面火烧火燎,全身每一个骨节都在抗议。

这几天,他都留下不少液体在我身体里,我要不要吃点药以防万一啊。可我不好意思去买。

思绪纷乱,我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胡乱洗漱一下就出门了,怕上学迟到。

我现在是大一学生,我们班主任据说是某个校领导的侄子,后台很硬,所以很猥琐却一直没有被开除。

自从迎新晚会我参加班里的歌舞表演后,他总是借机找我搭话,有事没事就叫我去教师办公室,让我写评语、改作业、算学分等等。

他的眼神让我很反感,我一直很小心的跟他拉开距离,但是今天我实在跑不动,匆匆忙忙赶到课室的时候,还是迟到了。

他皮笑肉不笑道:“冥小舞,你胆子不小,又迟到了!上午放学后,写份检讨送我办公室!”

班里同学嘘声一片,我低着头坐回自己位置。

同桌白灵白了班导一眼,悄声说道:“大色狼,他那点心思谁看不出来啊。可是谁让小舞你胸大屁股翘、小蛮腰也不盈一握,你自求多福吧。”

上午的几节课终于结束了,白灵打算陪我去办公室,可是临时被学生会的人叫走了,结果只能我自己去。

办公室里只有他一个人,我把检讨书交给他,正要离开,他将门砰的一声关上,邪笑道:“急什么?和老师谈谈心。”

说着他就往我身边靠,我已经不是无知少女,两年前就被那只鬼破了身,最近几天又夜夜做那种事,自然知道男女之间是怎么回事。

我赶紧去开门,不等我摸到门把手,他就扑了过来,拽住我胳膊把我往怀里带:“小舞,我观察你几天了,你别装纯,你看看你这一身的痕迹,晚上做得是有多疯狂啊。”

他伸手一扯,我的外套就被扯掉了,卫衣也被他掀起来,露出锁骨和胸腹上的青紫痕迹,那都是该死的鬼夫用力捏我留下的。

“看你这大胸翘臀,就他妈是个天生的浪货,这是玩得很激烈才有的痕迹吧。”他的呼吸有些急促,整个人贴了上来。

他言语粗俗无耻,一边污言秽语,一边将我堵在桌角。

“当我女朋友怎么样,嗯?我给你说几句好话,让你保送咱们学校的研究生。”

怎样你个大头鬼!我顺手抓起烟灰缸就砸到他头上。

他痛叫一声偏头躲开,我赶紧朝大门跑去。

可我根本跑不快,夜里被折腾得快要散架的身体反应不灵敏,一跤扑倒在门边,这简直是给他一个扑上来的机会。

“你是老师!”我吼道。

“那又怎样,大不了不干了,老子不缺钱。眼看着你这小妖精在我面前晃了半年,我也没机会上了你,真是挠心得不行,还没见过比你身材更好的女人。”

他扑上来就要扯我裤子,诡异的一幕突然发生了。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