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萌妻

第2章: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崩溃

正在这时,CK酒店到了,夜爵一把抱起可然,下车,将车钥匙丢给门前的泊车员后,直接冲进总裁专属电梯,按下第99层。

看着怀里脸蛋红扑扑的勾人小女人,夜爵第一次恨为毛把CK酒店的总统套房设立在第99层,该死的,怎么那么慢啊……他下次一定要跟大哥商量一下,这简直影响他办事儿嘛……o(╯□╰)o!

看着夜爵急躁的样子,可然心里十分满足,有一种诱惑力被人证实的感觉。

可然趁夜爵出神之际,双臂揽上他的脖颈,学着电视剧里的场景,热情地吻上他的唇,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嘶——”她的热情令夜爵引以为傲的自制力瞬间崩溃!

这女人,简直是妖精的化身,媚眼如丝,妩媚勾人。

作为夜皇国际集团的总裁,夜爵的身边从来不缺女人,可从来没有一个人,让他如此疯狂的想要她!

夜爵一个倒抽气,再也忍不住,放下可然,将她抵在电梯的角落里,开始狂吻起来。

“唔……”他的吻太过霸道强势,可然忍不住嘤咛出声,这仿佛像是一种鼓励,让夜爵更加兴奋。

“唔……别,我不……”发现他的意图,可然顿时阻止,她才不要在电梯里呢!

正想着,99层到了,夜爵放开可然的唇,一手搂住她,一手继续,朝他的专属总统套房走去。

夜爵一把将可然扔在床上,立即扯掉自己身上的束缚,便猛地扑了上去,将她压在自己身下。

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能让他全身如此火热。

他的吻顺着她的额头、眼睛、耳垂......流连忘返……

可然在他的火热攻势下渐渐沦陷,忘情的回应……

夜爵眼里冒着欲火,勾唇轻笑,“小东西,你可真诱人呢……”

夜爵说罢,不再忍耐,与可然来了个亲密接触……

一夜蚀骨缠绵。

第二天早上。

明媚的阳光透过CK酒店总统套房的薄纱窗帘,若隐若现的射进屋子里,正一丝不挂酣睡的两人身上。

突然,蜷缩在男人怀里的女人眼皮跳了跳,缓缓睁开了眼睛。

可然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十点了。

酒精宿醉的感觉让她的头昏昏沉沉的,可再怎么头昏也比不上身上的酸痛、下身撕裂般的疼痛。

可然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将自己拥入怀中的男人,他的侧脸俊美无双,容颜魅惑如妖,真的好帅、好像妖精。

可是,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可然敲了敲脑袋,猛然想起来,昨天她临时有事从学校回家里,却撞见同父异母的妹妹唐子萱与一周后即将大婚的未婚夫陆旭正在缠绵。

可然怒不可揭,捉奸在床,大骂了这对狗男女后,前往夜店寻欢,喝的烂醉,好像点了夜店的头牌……对!就是她身边的这个男人!

思绪理清,可然想到昨天晚上自己大胆的举动,火辣的回应,脸蹭得就红了起来……

可然囧了……想起昨夜不知道和他有过多少次,这个男人好像不知疲倦般,她被他弄晕过来,又醒来,又晕过去,来回反复了一晚上……

好不容易将弄开那个男人,可然刚下床,便双腿发软的摔倒在地,身体虚脱不已!

“禽兽!”回头看了眼床上的男人,可然怒骂道。

好不容易起身穿上衣服,她却发现找不到自己的手提包了,昨晚醉的太厉害,她根本不记得丢在哪里了……那怎么给他钱?

这是传说中的嫖了没钱给么?

可然囧,撕下床头的便签纸,写了几个字后,便偷偷摸摸的出了房间,转身,扬长而去。

而这边,总裁套房的门刚一关上,夜爵便坐了起来。其实早在可然挣脱他的怀抱时,他便醒了。

唐氏集团的大小姐——唐可然?!

滋味还真不错!

夜爵有些心动,这个女人的味道实在是太好了,昨晚简直让他把持不住沉沦不已,竟然一晚上要了她那么多次还不知餍足。

夜爵将手放到唇边,笑得一脸妖孽,突然瞥到床头柜上的便签纸,顿时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拿过一看,只见白色的便签纸上,写着两排清秀的篆体字:

不好意思,我的包包丢了,我不是故意嫖了不给钱的,这是我的手机号,你把卡号发给我,我会把钱打你卡上的,实在很抱歉。

便签纸下方写着她的手机号,还画了一只楚楚可怜的萌兔子!

“嫖了不给钱?”夜爵愣了半响,才消化掉她纸上的意思。

好,很好!

这个该死的小女人,居然还把他当成是男公关!!

想他堂堂夜皇国际集团总裁,上至官场权贵,下至黑白两道,谁不给他三分面子,谁不点头哈腰……居然被一个女人当成男公关给睡了,还堂而皇之的嫖了不给钱!

“有我这么帅的男公关么?”夜爵怒。

o(╯□╰)o……

正在夜二少扭曲的同时,手机铃声响起了,夜爵一看,是章贺的电话。顿时响起凌晨时分趁可然晕过去时,他交待给章贺的事情。

“如何?”夜二少冷冷开口。

章贺一愣,感觉老大的语气有些不对啊,明明凌晨把他从女人怀里叫起来时还一副捡到金子的感觉,怎么一下子又回到了喜马拉雅的冰山状态。

这落差也太大了,章贺望天,“报刊杂志、网络媒体都已经通知到了,新闻已经出来了,预计今天唐氏的股价要跌一倍。”

“很好!”夜二少点燃一根雪茄,吸了一口,“密切监视唐氏和陆氏的动静,尤其是唐家大小姐唐可然!”

“是……不过老大,我们要搞唐氏和陆氏,盯着唐振华那个老家伙就行了,盯住唐家大小姐做什么?”

夜二少吐出一口雪茄,“服从命令,盯着唐可然就行,再话多扫夜皇一个月的厕所。”

又扫厕所?!

章贺吐槽,挠头,喃喃道,“老大,我错了,不要罚我扫厕所,我只是奇怪为什么要盯着人家唐家大小姐,人家大小姐婚前出轨,去夜店找男公关寻欢又不关我们的事……”

男公关?寻欢?夜爵看向便签纸上楚楚可怜的萌兔子,大怒,“滚!”然后啪一声,挂了电话。

“……”章贺望天,无语凝噎,老大的脾气越来越差了。正想着,手机响了,章贺一看,是夜爵老大,忙接起来。

只听夜爵咬牙切齿,一字一顿道,“从今天起,罚扫夜皇所有楼层的厕所,三个月!”

“不要啊……”老大,我做错了什么,妈妈咪!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