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个王爷去种田 8.9分
作者 :小丸子 更新至 第九百六十三章 最好的礼物
连载中

种田

发家致富

医女

空间

玉石

212.0万字 5.1万人气 0.2万人在读
立即阅读
无广告免费看小说 微信扫码关注公众号
  • 作品信息
  • 目录
内容简介

白灵因意外穿越成农家女,爹残娘病,兄弟姐妹凑够一巴掌。茅草屋三间,薄田一亩,外债十几两银子,还要被老宅压榨。 不过不怕,山里娃出来的白灵,自幼学习中医,又有温养玉石的绝活,爬树抓鸟、下水摸鱼、种地都是一把好手。 最重要的是,穿越大神补偿,给白灵一个小小的随身空间,灵石铺满小溪,还愁不能发家致富吗? 可是一二三……青梅竹马、前未婚夫争抢来提亲也就罢了,王爷您金尊玉贵的非卿不娶是要闹哪样捏?

第一章 悲催的穿越

七月七,淅沥沥的小雨下个不停,传说这一天是天上的牛郎织女团聚的日子,这雨水便是织女的眼泪。

而东汉国东北部的南山村,一个叫白灵的小丫头今日刚刚被退亲,已经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哭了一天了,任谁叫都不开门。

东屋内,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太太,吊着倒三角的眼睛,巴拉巴拉的说一大堆,也不管儿媳妇被气的快要喘不过气来,嫌弃的看着围着媳妇直着急的儿子。

“老三,赶紧给白灵收拾一下,这就跟我去镇上。回头得了银子,娘分给你十……五两银子,就这么说定了。”白老太太一锤定音的道。

“娘,您就放过我们一家吧!我白三树再穷,也不会卖儿卖女的!”白三树痛苦不已的喊道。

“能耐了,这才刚分家,就敢不听老娘的话了是吧?”

老太太瞪着三角眼,拿起炕边上的扫帚就往白三树身上招呼。

“要不是你大哥念在兄弟情分,这好事能落到你们三房头上?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一家子病鬼,不卖了那丫头,你们吃啥喝啥?咋地,你们家大丫头不要脸的主动把自己给卖了,被退了亲的贱货就卖不得了?”

白三树被戳的心窝子疼,被打也不闪躲,始终护着病弱的媳妇,看着置身事外的兄长,眼中却是一片绝望。

“啥也别说了,我这就带着白灵去镇上,衣裳啥的也不用收拾了,做了少奶奶还能少了她穿金戴银的?”白老太太打了几下就累了,随手把笤帚一扔,便踮着小脚朝西屋走去。

西屋里,一个瘦小的身影趴在门口,听到白老太太的喊话,脸色苍白的可怕。

反手将门插好,下丫头捂着嘴哭了一会,绝望的解下腰带,搭在房梁之上。

“当家的,不能啊!”白柳氏焦急的喊了一声,剧烈的咳嗽起来。

“媳妇你别担心,我这就去拦着娘,咱们不卖闺女,不卖!”白三树也是慌了神,拖着瘸腿朝西屋方向跑去。

白老太太推不开门,气的直踹门,嘴里骂道:“小蹄子还不快把门打开?送你去做少奶奶,那可是天大的福分,别给脸不要脸,赶紧的出来,跟我去镇上去。”

屋里的小丫头身子一颤,闭上含泪的眼睛,喊了一句:“爹娘,闺女不孝,下辈子再报答你们的生养之恩。”

说着,一脚踢开了脚下的凳子,身子吊在空中,一脸痛苦的表情,眼里满满的恐惧。

白三树赶过来的时候,正好听到闺女的话,吓得使劲儿的拍门,一个劲儿的喊着让闺女别做傻事。

白老太太没想到一向胆小怕事的孙女,竟然敢寻死,顿时有些慌神,大喊道:“大树你快来,白灵上吊了。”

东屋里白大树面色一僵,很快便快步朝西屋走来,跟着白三树一起撞门。

躺在炕上的白柳氏听到白老太太的话,大喊一声:“我苦命的闺女啊!”

接着,白柳氏便眼睛一翻昏了过去,吓得一双小儿女哭出声来。

然而却没人知道,阴暗的房间内忽然闪过一道橙色的光芒,吊在房梁上小丫头,僵硬的身子微微动了一下,一双清澈的眼眸不再是往日的无神,却充满迷茫之色。

白灵来不及观察环境,发现自己呼吸困难,忙用力扯着吊着脖子的腰带,努力的给自己争取营救的时间。

奈何周围没有东西,白灵想要踩上物件来托住身体的念头只能歇下,脑海里飞快的想着该如何自救。

一手拽着后劲处的腰带,让身子向上,避免绳索勒住脖子,一手摸索着脖子下的绳子,白灵眼神一亮,使尽了力气想要拉开上头的活结。

可呼吸不畅,一只手又要撑住身子,白灵哪里有力气拽的开呢?

“砰!”

房门倒地,白三树瘸着腿支撑不住身子,整个人扑倒在地。

看到闺女在挣扎,白三树顾不得腿部传来的疼痛,咬牙爬起身来,一把抱住直翻白眼的白灵,将她托了起来。

“大哥,快救人啊!”白三树吃力的看向杵在门口的白大树,大声喊道。

白大树眯了眯眼睛,大步走上前去,解开白灵脖子上的腰带。

“砰!”

又是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这次是白三树没能抱住白灵,两人一起栽倒在地。

“我的银子啊!”白老太太心疼的直拍大腿,指着白灵骂道:“果然是个赔钱货,要死也等到小东家没了,你再跟着去陪葬啊!就这么死在家里头,这是找晦气哪!”

白三树看着脸色惨白的闺女,心疼不已,听到白老太太的话,眼眶红的更是厉害。

“娘,这是我的亲闺女,也是你亲孙女!”白三树大吼一声,像极了山林里的困兽,透着无限的悲凉。

白老太太脸色难看的瞪着白三树,指着没缓过气来的白灵骂道:“这丫头左右也不想活了,还不如去给小东家冲喜,要是小东家不在了,白灵再寻死陪葬,说不定东家还能念着她的好,多给咱们些银子呢!”

白三树气的想要揍人,却又不能对亲娘动手,只能颤抖的抱着没有反应的闺女,使劲儿的摇晃。

却听东屋那边两个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喊着娘,白三树只得先把白灵抱放到炕上,踉跄的朝东屋跑去。

此刻白灵处于休克状态,却又奇妙的能听清身边的响动,对原主这个奶奶只有厌恶,很想大吼一声,让她把嘴闭上。

奈何灵魂与身体正在契合中,由不得白灵做主。

白大树拉了白老太太一眼,警告的看她一眼,沉声道:“娘不要乱说话,小东家可是要长命百岁的。白灵还没死,她会听话的。”

白老太太眼神闪了一下,知道自己是说错话了。

不过一听人没死,顿时就来火气,一脚朝白灵踢过去,骂道:“小贱人,还不快死来,在老娘这装死,找揍是吧?赶紧的,小东家那边还急着冲喜呢,要是让你耽误了时辰,看老娘不打死你这个杀千刀的。”

白灵本是憋了一口气醒不过来,被白老太太这么一踹,疼的她飚出眼泪,捂着脖子直咳嗽,脑子里却是混乱不已。

一个是属于自己的思维,自己明明是在救助一只受伤的丹顶鹤,不小心陷入沼泽中,怎么就变成上吊了呢?

在二十一世纪置办的房子、车子、票子肿么办?

另一个则是一些不属于白灵的记忆,不断的涌入白灵的脑海中,疼的她皱起了眉头,也感受到了这份记忆的主人,是如何的悲伤与绝望。

看过这本书的人还会看
  • 萌妻十八岁

    周兰萍 著 她是落入民间的豪门千金,异国他乡,她邂逅他,他门当户对的未婚妻和他的家人,以及她不曾相识的父亲,赶尽杀绝,她人间蒸发。他恋她成狂,她再造重生,变成另外一个她,拒绝与豪门父亲相认,避开陷阱,手刃豪门仇家,拯救疯狂落魄的他,逃避狂追,还是逃不出他的心 他正在授奖,突然之间,漆黑一片,应急灯之下,她仓皇逃窜—— 当舞台再次点亮,当他张口欲言,顿时间,后台传出一位女子的尖叫声。 他于拥挤之中,鸣响汽笛,她轻如飞燕,掠过他的视线,在他的豪车之上,刻下深深的一道痕迹。 她辗转于地产
  • 极品狂医

    玉面浮屠 著 高手下山来,一心做个逍遥翁。 却不想因为一个极品美女,卷入是非漩涡之中。 美女在侧,江山在前。他要嬉笑怒骂,红尘随心! 龙游都市,傲世无双!他要搅动风云,叱咤天下!
  • 落难公主复仇记

    小松宏马 著 她本是金凤国皇上的小女儿,阴差阳错流落民间,成为一普通农人家的女儿。 她本和刘枫青梅竹马,两情相悦。 却无奈被万青死死纠缠,不肯轻易放她自由,让她很是憋屈。 为了躲避万青的纠缠,她吃尽苦头,终究还是没能够摆脱老天的捉弄。 万青派来的杀手,将她心爱的人给杀死,她恨,逝要为自己心爱的人报仇雪恨。 当她被万青抓回强娶之时,皇后娘娘及时阻止,并告知她真实身份,万金宝父子将皇后娘娘强行撵出府。 皇上亲自带人救出她,并将万青和万金宝给降职,万金宝父子为此怀恨在心,企图造反,杀害她并和朝廷对着干,她满心仇恨
  • 盛嫁

    醉时眠 著 神秘的身世,稀有的血型,他娶她是为了传宗接代 豪门破产女顶替知名调香师,她以为终于获得幸福 白莲花太多,绿茶女不少,看似完美的婚姻,岌岌可危 「你只是负责用来生下一个健康的孩子」 盛世婚,风光嫁 「我以为你要的是我的爱情,原来你要的是我的性命」 【盛嫁——豪门千金的盛世婚嫁】
  • 艳客劫

    小鱼大心 著 有一种女子,她叫胡颜,她是女祭司,无论她一举一动一嗤一笑,都格外招人恨。偏偏,她又嘴贱心狠手段了得。一路行来,各路美男子心心念念的都是她,唔,承认吧,是想着如何虐死她!胡颜却觉得,这世上,想让她死的人千千万万,区区几位美男子又算得了什么?人活在世,没几个人恨自己恨得咬牙切齿,活得岂非太没有存在感? 美男子们发现,女祭司很猥琐很强大,却有一个致命弱点——女祭司以身侍神,若想除之而后快,必须破了她的处子身!只是,这事儿不好群起而攻之吧?
  • 锦堂归燕

    风光霁月 著 身为丞相嫡女,襁褓中就被换到市井苦苦求生。 好容易认祖归宗,却陷入绵绵不绝的内宅争斗中。 她想和睦姊妹,孝顺长辈,好好的过自己的小日子,可极品们一个个都不想让她如愿! 所以她认清现实! 想要过得好,宅斗谋划少不了! 斗白莲,虐绿茶,一手烂牌也能玩逆天。 只是—— “那个奸臣,别以为收买了我的胃,我就会承包你!” 厉害了我的王爷,您这么打的过番邦,害的了忠良,还下得了厨房,家里人知道吗? ———————— 本书聊天群为204279664,欢迎同学们来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