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无敌杀神

第1章将军百战穿金甲

“红月,查清楚我义父是怎么死的吗?”

陆征声音低沉,带着金属般质感。

“回先生的话,根据天策影卫传回来的消息,江伯父的死跟静海四大家族有关。”

身后一女子躬身,恭敬的回答。

她身材高挑,一身戎装,英姿勃发。

肩章是两条金色麦穗交叉,点缀两颗金星。

想不到,这年轻的女子竟然是统兵三千的虎贲校尉。

在她的身后还有几个二十出头,浑身肃杀之气的年轻人。

他们一个个屏气凝神,面容坚毅。

望向陆征的眼神满是崇敬,是可以随时慷慨赴死的绝对忠诚。

“三年前四大家族联手逼死江伯父,管家刘罡里通外贼,连同四大家族瓜分江家偌大家业,借机坐大。”

楚红月继续汇报。

韩刘孙孟,静海四大家族。盘踞静海数十年,盘根错节,已经是四座巍峨大山,常人不敢仰止。

然而,陆征的脸上却浮现出一抹杀意。

“先生,要不要让龙骑卫出动?剁碎这群狗杂种?”楚红月请示道。

“不必!”陆征摇头。

“杀四大家族有何难?”

“哪怕是杀他们满门,将四大家族连根拔起,都是轻而易举的小事。”

陆征轻笑。

“此仇不共戴天,我岂能让他们这些人如此痛快的死去?我不仅要他们的命,还要诛他们的心。抚我义父在天之灵!”

陆征的话语中不带一丝的情绪,冷静的可怕。

静海,凯越大酒店顶层。

陆征站在天台边缘向下望,楼下行人如蝼蚁。

三年前,义父被人逼的走投无路,就是从这里跳下去的。

陆征是个孤儿,六岁那年被义父接回家,视如己出。

后来,义父的生意越做越大。却有奸人挑唆,说陆征有鹰视狼顾之相,日后必将威胁江家。

义父不仅没有听信妄言,反而立下遗嘱,要将江家一半的家业留给陆征。

并且,义父和义母还要把雯君妹妹许配给他。

然而,江雯君心中始终对陆征的闯入充满怨念,她恨陆征这个“孤儿”的出现分走了父母对她的爱。

同时也极力抗拒父母帮她定下的这门婚事,不惜以死相逼。

陆征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让义父一家产生隔阂,在十六岁那年离家出走。

这一走,就是十年!

陆征没有联系家里,因为不想让雯君认为“哥哥”会抢她的东西,更也不想让二老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十年饮冰,难凉热血。

如今陆征已军功卓著,荣誉等身。

辰都国八十年来,鲜有三十岁之前就能统兵之大将。

而陆征年纪轻轻便位极人臣,镇守一方,是辰都国开国以来的第一人。

他是最年轻的大都督,执掌三十万天策军,镇守国门。

两年前,更是以一人之力横扫神风国三千禁卫军。

世人喟叹:“撼天易,撼陆征难!”

然而,将军百战穿金甲,归来却惊闻义父早在三年前惨死,义母和雯君妹妹也音讯全无。

今晚,在凯越酒店的三楼宴会大厅有一场声势浩大的慈善拍卖晚会。

静海四大家族均会出席。

“你们去楼下等我,我一个人去赴宴。”

陆征转身。

“先生不可,您可是国之重器,万一......”

话还没说完,就看到陆征轻轻的摆了摆手。

“服从命令。”

“是......”

楚红月看到陆征的身影消失在电梯口。

“你们几个散开戒备,小魏,你等下潜入宴会大厅。”

“先生身份尊贵,绝不容忍有半点闪失。暗中保护好先生,否则我拿你是问!”

......

陆征出了电梯,步入酒店大厅。

参加今晚慈善晚会的人大都是各界名流,一个个西装革履,衣着华贵。

陆征并没有刻意高调,然而他挺拔的身姿,冷峻的面孔却依然让他成为全场最耀眼的明星。

“哇,那个男的好帅!”

“他明明就很年轻,为什么看上去好像阅尽沧桑一样?”

“好有男子汉气概,我已经为他着迷了。”

陆征没有理会这些人的议论,径直朝前走去。

就在这时,不远处站起一个身穿粉色连衣裙的女人,她快步走了过来,一脸的诧异。

“你是......陆征?”

粉色连衣裙的女人有些不太确定的问道。

毕竟,十年不见,曾经的青葱少年早已不是当年的模样。

“他真的是陆征?看上去确实有一点像,可是陆征的气场怎么可能有这么强大?”

那一桌的人纷纷站了起来,朝着这个方向张望。

高中时候的陆征沉默寡言,不擅交际。跟班上的同学交流也不多。

但是因为长得帅气,还是让不少同学记住了他这张脸。

如今轮廓确实是当年的模样,但少年的气场如今早已截然不同。

陆征往那里一站,便是气吞万里如虎,不怒自威。

所以,无论他走到哪里,都始终是人群的焦点。

这种气质,恐怕是只有杀伐果敢,统御万军的人才有的气势。

陆征眼中依稀也有他们少年时的模样。

“沈月眉。”

陆征准确的叫出了她的名字。

“啊!真的是你,我就说你看起来特别的眼熟。没想到你居然还记得我的名字。”

沈月眉莞尔一笑,顿时忍不住拍手叫道。

“来来来,快坐这里来。你这家伙,高中都没读完就跑了。而且还是一声不吭的,谁都不知道你去了哪里。当年我们可还是同桌,你这家伙不厚道啊!”

沈月眉撅着嘴巴假装生气的说道。

不过沈月眉嘴上说着生气的话,却亲自走过来招呼陆征坐在自己的身边,一个个跟他介绍当年的老同学。

“哟,陆征!我叫王东,你还记得不?”

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坐在沈月眉的另一侧,眼神中明显带着敌意。

“看你这身打扮,高中没读完就去参军了?”

王东随意的扫视了一眼陆征脚上的军靴,眼神中露出不屑。

“一直没有你的消息,在部队待了十年?混得怎么样,是尉官了吗?”

陆征摇了摇头。

“哈哈,当了十年兵,连个尉官都没当上。你混得不行啊!还不如到我公司来当个小保安,工资都比你高。”

王东嘲笑着说道。

其他人也跟着嗤笑。

“王东,你住口。陆征好歹也是我们的高中同学,你怎么能这么说他?”

沈月眉一脸愠怒的说道。

王东还想争辩。

而此时,酒店入口的位置爆发出一阵阵惊呼之声,所有人都站起来迎接。

谁这么大的排场?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