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特区 8.8分
作者 :伪戒 更新至 第一四三四章 心中版图
连载中

沈天泽

林军

孟飞

向南

伪戒

314.4万字 11.0万人气 1.5万人在读
立即阅读
无广告免费看小说 微信扫码关注公众号
  • 作品信息
  • 目录
内容简介

灾变过后,大地满目疮痍。 粮食匮乏,资源紧俏,局势混乱…… 一位从待规划区杀出来的青年,背对着漫天黄沙,孤身来到九区谋生,却不曾想偶然结识三五好友,一念之差崛起于乱世,开启了一段传奇故事……

序章 七宗罪

灾变。

突如其来的灾变过后,大地满目疮痍,物种变异,粮食匮乏,居住环境恶劣,时代彻底毁灭,文明荡然无存。

……

第九特区左侧三百公里外的待规划无政府区,一条无名街道上,一名二十三岁的青年,抿着衣怀儿,低头快步行走着。

街道破败丑陋,地下排污系统早在不知道多少年前就彻底瘫痪了,一座座简易搭建的室外厕所散发着恶臭,与一排排门市房相连。整个区域灯光罕见,路边时不时的能看见一群人站在一块,但却女性居多,男性较少。

快步行走且目不斜视的青年,名叫秦禹,身高一米八二,形体壮硕,今日失业,准备买一张第九特区的正式居民身份,完成自己计划的第一步。

秦禹原本长的眉清目秀,五官方正,算是个阳光型的帅哥,可现如今打扮的却有些邋遢,胡子没刮,略长的头发黏在一块,衣服看着也满是油渍,污渍,总之在人群中很不起眼。

一路快步前行,秦禹抬头望了一下十字路口,准备从左侧回到住所。

“小哥,小哥……!”

一阵清脆的喊声响起,一个女人穿着洗的有些发白的连衣裙,裹着一件外套,在路边轻拉了一下秦禹。

秦禹愣了一下,回头望去:“干啥?”

“三十块钱。”女人竖起三根纤细的手指,回头望了望身后破旧的门市房低声说道:“咱们去那里。”

“呵呵,玩不起。”秦禹一笑,迈步继续走。

“等等。”女人伸手再次拽了秦禹一下:“二十五,二十五行吗?”

秦禹回头打量了一下女人,停顿半晌继续摇头:“我没钱。”

“没看上我?屋里还有人。”

“真没钱。”秦禹甩了甩胳膊:“你放开我,我着急回家。”

女人咬了咬红唇,小手紧紧抓着秦禹,沉默了半天才轻声补充道:“两碗米也行,但得用我的碗量。”

秦禹皱了皱眉头:“我说了没有,滚开!”

女人依旧没松手,眼巴巴的回头看向门市房旁边一群七八岁的小孩说道:“……我有三个孩子,今晚没生意,我就养不活他们……小哥,你行行好,你帮我一次,一碗米也行,我给你跪下。”

秦禹看着女人,冷漠的说道:“世界都变成这样多少年了?在这样的环境里,没养活的能力,你生什么?”

女人愣住。

秦禹使劲儿甩开胳膊,抿着衣怀继续向前。

女人站在原地半晌后,飞快的跑回门市房,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那个人有,他有。我拽他的时候,看见他衣怀里的东西了。”

……

大约半小时后。

秦禹回到一座破败的六层楼里,顺着老旧且全是灰尘的台阶,进了自己在五层安置的家。

这栋楼只有秦禹和朋友小庄居住,外侧墙壁有不少都坍塌了,要隔以前那也算是濒临拆迁的危楼了。可在这个时代,家的意义仅限于你人在哪儿,跟你住在什么地方无关。秦禹选择这里是因为它没有电灯,也没有水源,自己不需要承担任何昂贵的生活费用。

屋内很简洁,一张床,两个破柜子,没有任何娱乐设施,唯一一本被翻烂了的军迷杂志,上面的发行时间还是2019年。

进屋后,秦禹脱掉脏兮兮的外套,从怀里拎出了一个磨的发亮的帆布袋子,小心翼翼的来到床边,拿起一个破碗,从里面开始往外盛出诱人的白米,并张嘴喊道:“小庄,饭弄好了吗?”

“还没,我也刚回来。”里屋有人回应一声后,走出来一位年纪与秦禹相仿的青年,皮肤黝黑,面容刚毅。

“蹬蹬蹬!”

就在秦禹正要和小庄交谈之时,楼下突然传来了震耳欲聋的脚步声。他愣了一下,立马将袋子和碗藏在柜子里,迈步来到只有一扇破旧木板门的门口。

十几秒不到,七八个十岁以下的小孩,领着数十名男男女女出现在了楼梯间内。

楼梯是在室外的,水泥龟裂,铁栏杆老化,这么多人一块冲上来,而且步伐急促,一时间震的破楼都好像摇晃了一般。

秦禹立马伸手喊道:“别……别上的这么猛,妈的,楼梯要塌了。”

“叔叔,饿。”

“叔叔,我想吃饭……。”

“……!”

孩子们一人拿了一个小碗,站在楼梯上,脏兮兮的看着秦禹。

“叔叔也饿,你家吃晚饭了吗,没吃咱一块啊?”秦禹嬉皮笑脸的回了一句。

孩子们眼神清纯,思维简单,可他们身后的成年人却是撕开了人最基本的伪装。有一个身材壮硕,剃着秃头的男人率先喊道:“拿粮食,不拿你下不去。”

“我没粮食,”秦禹摆手回了一句:“真没有。咱都是这待规划区饿着的鬼,都不容易,我要真有,不说保你们,起码也会给……。”

“少废话,看见你揣粮食了。”壮汉继续喊道:“赶紧的,拿完我们就走,不多要,就拿一半。”

“没有。”

秦禹摇头。

“进他屋。”壮汉声音浑厚的喊了一声。

“叔叔,我要吃的。”

“给我吃的。”

“……!”

人群一拥而上,挂在楼体外面的楼梯再次摇晃了起来,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坍塌。

秦禹看着乌泱泱的人群,霎时间红了眼,右腿一抬,右手在脏兮兮的裤腿上拽出一把匕首,指向人群喊道:“妈的,欺负老子是独狼啊?!混在这儿谁特么怕死?粮食我有,把刀撅折了就给你们。”

众人短暂愣了一下,壮汉冷漠的喊道:“孩子在前面,你先给孩子都捅死吧。”

“我他妈……!”秦禹一时语塞。

“进屋,拿粮食。”壮汉摆手再次吼了一声。

话音落,台阶上的人蜂拥着往前挤,孩子们也瞬间围上来,拽着秦禹喊道:“叔叔,给我吃的。”

“叔叔,我好几天没吃饭了。”

“都给我滚!”

秦禹拿着匕首,无可奈何的冲着孩子们喊着:“不然我真捅了,我捅了……。”

屋内,小庄见门口起了冲突,立马上前拦住秦禹,冲众人喊道:“都别冲动,有话好好说。”

孩子们饿极了,啥都不怕了,只缠着秦禹,而后方的成年人已经从空隙中挤了上来。

秦禹身材壮硕,横迈一步卡在了门口,瞪着眼珠子吼道:“老子只活自己,别TM逼我!”

人群疯狂拥挤冲向门口,谁都没有理会秦禹的话。

秦禹一直被个头低矮的孩子们,往门口旁边拽,但他又没办法做到真捅,所以只能挣扎着身体,准备应付上来的成年人。

“叔叔,给我一碗米就好……。”

“滚!”

一个十来岁的小孩,使劲儿拽着秦禹的时候,后者猛甩了一下胳膊,准备挣脱,但却没想到那孩子一头撞在了冲上来的人群,随即脚步不稳,仰面就从铁栅栏的空隙中跌了出去。

“啊!!”

一声孩子惊恐的尖叫泛起,久久回荡。

“嘭!”

紧跟着身体落地的声响在楼下泛起。

秦禹和小庄懵了,喘息着看向铁栏杆,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人群安静,楼梯恢复平稳。

“孩子,那个孩子掉下去了。”小庄急迫的率先吼了一声。

数十个人扭头向楼下看了一眼,表情木然,且沉默了不到两秒钟,就又集体把头扭了过来。而那个孩子的母亲则是呆愣半晌后,嗷的一声就冲楼下冲去。

秦禹愣住。

“粮食。”

“孩子都摔了,不给粮食肯定不让他走。”

“抢了他。”

“……!”

喊声震天,气势逼人,其余众人没有一个转身去看看那个摔到楼下的孩子,而是继续挤在一块往里冲。

小庄站在门口,瞪着眼珠子看向拥挤过来的人群,心里非常清楚,自己今天要不出点血,那肯定就得搏命,所以舔了舔嘴唇喊道:“行,你们牛B,我认怂了,老子认了……我给你们拿。”

秦禹闻声立马攥住小庄的胳膊,低声命令道:“不能给,一点都不能给。”

小庄看着门外乌泱泱的人群,瞪着眼珠子回应道:“粮食已经漏了,不给点甜头,这帮人肯定不能走。”

“你给了甜头会更麻烦。”秦禹语气非常严肃的回应道:“宁可拼命,也不能松口。”

“扯淡!”小庄跟秦禹的看法不同,他坚持着说道:“咱俩就你有一把响儿,可外面这么多人,你有把握镇住他们吗?如果压不住,那咱俩一定得被抢。他们已经红眼了,你难道看不出来吗?”

“你听我的就完了,我回去拿响儿。”

“小禹,你没有看见吗?孩子掉下去了他们都没走,这帮人已经没有理智了……。”小庄拽开秦禹的胳膊,低声回应道:“咱俩吃的已经足够了,该换钱的也都换钱了,给他们一碗米,对我们来说损失不大,所以我不想赌命。粮食有我一份,我有权决定怎么用他。”

秦禹听到这话无言。

小庄摆正身位,瞪着眼珠子冲领头壮汉吼道:“待规划区也有待规划区的生存之道,拿了米,不要再闹事儿,赶紧滚蛋!”

“饿不死,肯定马上滚。”领头壮汉点头。

小庄闻声后撤,迈步回屋取了一大碗米,咣当一声摆在地上:“滚吧。”

数十人看着地上的米,眼神中全部泛有贪婪的神色,但都没有主动上前去拿。

领头壮汉沉默数秒,伸手抽下腰间绑的布袋子,将米一口气倒了进去。

“快滚!”小庄面色不耐的驱赶着。

人群站在门口没动,领头壮汉打量着二人,额头冒汗的将米系在腰上,也没有马上离开。

“我让你们走,听不懂吗?”小庄皱眉再次驱赶。

一阵沉默后,人群中也不知道有谁喊了一句:“他妈的,他能给咱们一碗米,最少还有一大袋子米!”

“再给点,人太多了,这些根本吃不饱。”

“给米。”

“不然进去抢了得了,有啥可废话的。”

“……!”

呼喊声,叫骂声再次传遍六层小楼,并且这一次人群中有人偷偷拿出了刀具,凶器,目光阴沉的看着小庄,表情完全没有感激……

领头壮汉摊开手掌,话语低沉的说道:“你也看见了,这些人都饿疯了,我根本压不住,不然你把米袋子拿出来,我们分走一半得了。”

“你们他妈的……!”小庄急了,也从怀里掏出了刀。

“干什么,想拼一下啊?”

“怕你吗?饿都要饿死了,还怕动刀动枪吗?”

“……!”

众人根本不惧小庄,迈步跟着壮汉就往屋内冲。

小庄懵了,站在原地已经不知所措。他此刻想动手,但又没底气能摆平眼前这些要发疯的抢粮人;可不动手,又明显要护不住自己的东西。

“嘎嘣,嘎嘣!”

就在这时,秦禹从柜子里拽出一把足有二十厘米长,三筒旋转上弹式大口径手枪,第一时间转动套筒,上了子弹。

人群见到枪之后,本能停住脚步。

秦禹面无表情的从柜子里拽出整整一大袋子粮食,顺手扔在地板上喊道:“粮食全在这儿呢,想吃的可以上来拿了。”

人群沉默。

“你吓唬谁呢?”领头壮汉红着眼珠子扇呼道:“没饭吃就是个死,我们还怕你拿个破枪吗?”

秦禹歪脖看着对方,左手指着粮袋子喊道:“粮食就在这儿呢,长手就能拿走,你上来啊?!”

领头壮汉只犹豫了半秒,就转身喊道:“我们这么多人,他就一把枪,我不信他能把人全打死。”

说完,领头壮汉一步上前,伸手就要抓粮食袋子。

“亢!”

枪响,齿轮转动。

领头壮汉飞出去半米远后,血洒地板,胸口被轰出了一个大洞。

秦禹右手持枪,表情毫无波澜的喊道:“没粮食吃,你们过几天或许会被饿死。可现在谁先伸手拿,我一枪就先干死他。”

众人听到这话,全部面面相觑,一言不发。

“我还两发子弹,你们拿不拿?”秦禹突然爆喝着问道。

众人闻声倒退了两步。

秦禹迈步上前,弯腰解下壮汉系在腰间的粮食袋子,声音不大的喊道:“小庄,东西拿上,我们走。”

小庄闻声立马回屋。

秦禹右手持枪喊道:“码两排,给我让路。”

人群没动。

秦禹抬手就将枪口对准离自己最近的一个人吼道:“让不让?”

那人犹豫半秒,立马让开,这时其余人也纷纷效仿让开了下楼的道路。

五分钟后,秦禹走到楼下,见到那个母亲抱着被摔伤的孩子正在嚎啕大哭。

秦禹沉默数秒,伸手将刚才给壮汉的米扔过去说道:“他们马上就下来,你把粮食藏起来吧。”

母亲一愣,立马接过粮袋子应道:“谢谢,谢谢,我给你磕头,有粮食就不用死了……。”

秦禹领着小庄,迅速消失在黑夜。

……

凌晨三点多,一望无际的戈壁沙漠中,秦禹将粮食分好扔给小庄说道:“拿了你的东西,我们分开吧。”

小庄懵了,非常不解的问道:“至于吗?不就是咱俩刚才意见不合吗……我觉得我自己也没有……。”

秦禹摆手打断道:“小庄,人和人要不是一个道的,就别往一块凑,这样容易害了你,也害了我。我要去九区了……你自己保重。”

说完,秦禹没有任何留恋的转身离去,奔往自己新生的第一站,第九特区。

……

待规划区左侧的部队营区内,一个黑人汉子龇着大白牙,用流利的中文问道:“刚才里面开枪了,用去看看吗?”

“看个鬼哦,这里天天都在抢粮,都在死人,部队的车他们都敢埋伏,咱们算老几啊……?”屋内一个吸着劣质旱烟的老炮,懒洋洋的躺在破旧木床上回应着。

看过这本书的人还会看
  • 狼与兄弟

    纯银耳坠 著 狼,看似冷酷的外表隐藏着无限柔情,为了家人和兄弟甘愿牺牲自己! 犹如主角王赢的性格,冷酷的不是内心而是对世俗的漠视! 他就像狼王一样无论在哪儿都能成为团队核心,带领着自己的兄弟出生入死,不离不弃!
  • 生生不灭

    狮子东 著 少年陈枫 身怀绝世神器,修盖世魔功。 战人界、屠魔界、挑仙界、冲神界。 打遍诸世界,杀出冲天血路,成就无上至尊。 (声明:新书发布,各位新老书友多多支持。群号:158697732)
  • 百炼飞升录

    虚眞 著 秦凤鸣,本是一名山村普通少年,误食无名朱果,踏入修真路,以炼器起家,凭借制符天赋,只身闯荡荆棘密布的修仙界,本一切都顺利非常,但却是有一难料之事发生在了他身上……
  • 雷武

    中下马笃 著 少年紫宸用一命认清兄弟,机缘遇雷元复生,得炼体法诀,踏上强者之路。 雷电淬圣体,造化铸天途!以坚韧之心,踏雷武巅峰! (作者承诺:本书错别字不超过千分之一,自然完本,有人品保证,大家可以放心收藏。)
  • 不灭武尊

    梁家三少 著 一门被视为垃圾的功法,一个被同门视作废人的修炼狂人,在得到一枚阴阳玉佩之后,一切将彻底改变。 十倍修炼速度,令古飞一再突破武道极限,千百年来已被人认定的铁律,被古飞一一打破! 奇迹……古飞不相信奇迹,他相信的只有血和汗,在这个武道已经没落,真正的武道奥义已经失传的腾龙大陆修炼界,且看古飞如何以武逆天,脚踏道术神通,拳打妖魔鬼怪,怀抱红颜绝色,成就不灭武尊!
  • 近身兵王

    青光楚辞 著 带着疲惫的身心和仿佛燃尽的灵魂,苍浩回到了家乡,成了地产公司的普通员工,却惊讶的发现上司是自己的青梅竹马,而这个青梅竹马因为当年的一些事对自己又爱又恨。 都市商场,杀机陡现,神秘敌人暗中潜伏,且看苍浩如何突出重围! 这不是最美好的世界,但这是一部热血逆袭,用双手创造一个理想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