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运大神医

第2章防狼喷雾

“醒了?!真的醒了!”

病房内所有人都不可思议的看着小男孩。

王梦瑶还是不敢相信,不过当他检查完小男孩的身体之后就彻底相信了,美眸中带着浓浓的惊讶。

就在众人都为小男孩的清醒欣喜若狂的时候,顾北一人悄然离开了病房。

“站住。”

顾北闻声转身就看到王梦瑶一脸冰冷的朝他走了过来。

“有事吗?”

“你怎么做到的?”

闻言,顾北笑了笑,斜靠在墙上,一脸玩味的看着王梦瑶。

“想知道也可以,不过你是不是要先履行我们的赌约?”他指了指自己脸,配上那副笑脸,当真是欠揍的很。

也就是他话刚落地的时候,就感觉一阵香风扑面,一片湿润柔软的触觉在自己脸上一点而过。

我滴个乖乖!这么直接!顾北受宠若惊的看着一脸不自然的王梦瑶,他没想到这冰块美女竟然真的会亲自己,还这么主动!

“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

王梦瑶冷哼一声,脸上带着些许红润。她是一个医学狂人,如果今天得不到答案,肯定会寝食难安。

“当然可以,答案就是……你猜。”顾北俏皮的眨了眨眼睛。

“卑鄙!”王梦瑶脸色一寒,帅气长腿就对着顾北的双腿间撞了过去。

顾北哈哈大笑着抽身而退,“美女,这儿可不能随便踢,不然你就得守活寡了。”

“你找死!”王梦瑶脸色寒冷,决心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口舌生花的无赖。

王梦瑶娇喝一声,一个标准的跆拳道踢腿点向了顾北的下巴。

“哟,柔软性不错。”顾北不慌不忙,却是一伸手抓住了那不堪一握的脚腕,那滑顺的手感让他心神一阵荡漾,忍不住用指头微微波动一下。

“再补一个,手感也很棒!”

好在王梦瑶今天穿的是长裤,不过两人用这种姿势亲密接触还是让她脸色一片绯红。

“放开我!”她妄图将腿抽开,可顾北哪里会给她这个机会,微微发力就将她顶在了墙壁上。

还不待她反应过来就看到面前一张面孔无限放大。

“唔!”

王梦瑶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今天会被一个陌生男人用这种羞耻的姿势给壁咚了!

她想反抗,而不知为何,扑面而来的男子气息让她有些失神,竟是感觉身子一阵发软,使不上力气。

而顾北心中也很是惊讶,就在他一亲芳泽之时能感觉到一股异常的清凉顺着嘴唇传到奇经八脉,莫非这女人……

“啊!!有色狼!!”

突然传来一声女子的尖叫,原来是王梦瑶手下的实习生李欣雨。本来她是替杨院长带话的,谁知道一来就看到这场景。

她忙的冲了过去狠狠的撞开顾北,将王梦瑶一把拽了过来。

“哎哟,谁呀?没看到人家正亲热呢么。”顾北被撞的一个踉跄,很是哀怨的扭过头,这一看就乐了。

没想到这医院里的美女还真不少,又碰到一个萝莉。

“小美女,我……”顾北撩了撩头发,摆出一个自认为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

谁知那李欣雨竟然是从怀里拿出一罐防狼喷雾,对着顾北就一阵狂喷。

“啊!!”楼道内响起某人杀猪般的惨叫声。

十分钟后,急救室。

顾北盯着一双红肿的熊猫眼,表情那叫一个委屈。

“呸,大色狼!活该!”

李欣雨皱了皱鼻子,白了顾北一眼,明白事情原委的她依旧是将眼前这无赖列入了色狼行列。

房门打开,王梦瑶一脸冰冷的走了进来,把一罐药甩给顾北。

“外敷用,一天三次,不要沾水。”

接过药瓶,顾北又换上了那副嬉皮笑脸的模样。“还是我的小瑶瑶心疼我。”

“闭嘴!”王梦瑶冷冷道,说完就转身准备离开,李欣雨忙的跟了上去。

突然王梦瑶停下了身子,她刚想起来,自己要的答案还没有得到回复。

见王梦瑶又折了回来,顾北笑了笑。

“怎么小瑶瑶?想亲自给我上药?我不嫌弃,来吧?”说着就把脸拱了过去。

见状王梦瑶脸上闪过厌恶的表情,她真想不到这世间竟会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你少自作多情,赌约我已经履行了,快告诉我,你是怎么救醒那孩子的?”

顾北还打算再调侃一番呢,不过看到一旁虎视眈眈的李欣雨便打消了念头。

“世人只知人有三魂六魄,殊不知其实这魄不止六魄,而是七魄。三魂生于精神之中,七魄藏于人身几大穴位中。那小男孩因年纪尚小,魂魄并不稳定,之前定然是受到了惊吓,导致命魂萎靡,所以才会昏迷不醒。我以银针刺他神阙穴,命魂重塑,人自然就醒了。”

听得顾北一口气说了如此之多玄妙的东西,两女都是一脸呆萌,就算是王梦瑶也对这些东西为所未闻。

“银针?是中医?”王梦瑶问道。

“是,也不是。世人将针灸归结到中医范畴,殊不知针灸自华佗时代兴盛,并且可以脱离中医体系,自称一派。不过流传至今,针灸的真传已经流失,也只剩一些民间之人还掌握着针灸的精髓。”

王梦瑶呆呆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她突然觉得这人无比的神秘,连她都束手无策的病人,这人只是勾勾画画两下就解决了,实在是太神奇了。

“小瑶瑶,你这么看着我,人家可是会害羞的。”顾北故作娇羞状。

“哼!瑶姐,别理他!这家伙口舌生花,八成是他编出来忽悠人的,我们走!”

李欣雨拽着王梦瑶就推门而去。

见两女离去,顾北这才逐渐收起嬉皮笑脸的态度,脸色无比凝重,伸手摸了摸依旧残留些许芳香的嘴唇,嘴角一挑,似是在回味方才的味道。

蓦然,他缓缓的掀起上衣。只见他身体上大大小小的伤疤数之不清,最为醒目的左胸口处有一点无比漆黑的“胎记”,那位置赫然是在心脏正上方。

“唉,又变大了一点。”顾北长叹一口气,放下衣服,抬头看向了门口,自言自语。

“到底是不是你呢……”

突然,房门推开。

杨院长和小男孩儿的母亲走了进来。

“顾神医,谢谢你!”男孩儿母亲走到顾北面前,直接就跪了下来,低声啜泣。

“别别别,你这是干什么?快起来!”顾北忙的把这女人拉了起来。

“张夫人,你们说吧,我还有事。顾北,回来以后来一趟我办公室。”杨院长看了顾北一眼,转身离开。

杨院长离开之后,顾北这才开口说道:“说吧,什么事?难道你儿子又病了?”

谁知这女人膝盖一软,又要下跪。

“别介啊!我这岁数可受不起,有什么事你就说吧。”顾北将张夫人扶了起来。

“顾神医,求求你救救我老公吧。”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