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惑乱江山

第一章 三生石上本无名

叶玫,今年24岁,本来也没什么的,可是前不久一个神棍说她今生嫁不出去,气得她想追他三条街骂,被她妹妹叶淑拉住了,她妹妹才22岁,都有男朋友,还有两个备胎,这样一想她就觉得自己还挺悲剧的。

晚上喝了点酒,迷迷糊糊睡着了,她做了个梦,梦中的她要结婚了,奇怪的是她明明知道自己在做梦但是她却醒不来,也许是潜意识想看看新郎长什么样子,是否英俊吧!

说来也可笑,她并不羡慕有男朋友的女生,也许她从来没有动心过吧,但是内心深处却非常渴望一段唯美的爱情,也许在现世得不到,她见过太多为了结婚而结婚的女人了,只是因为年龄到了。

看着现场喜气洋洋的,她惊奇地发现她妹妹已经是结了婚的样子,孩子都会走路了,跟在叶淑身旁,是个很可爱的男孩子,而她的父母则是很开心地招待来客,也许是旁观者的身份,叶玫在她父母的脸上看到的是欣慰的神色。

周围乱糟糟的,声音很是杂乱,叶玫不想看到外人脸上似乎流露出来的嘲讽的神色,她直接飘到了新房里看着坐在化妆镜中的自己。

镜中的女子也有三十岁了,岁月似乎没有在她脸上留下过多的痕迹,青春明媚的样子,鹅蛋脸上一双大大的梦幻般的眼睛投向窗户,带着淡淡的忧郁。

叶玫在自己的眼睛中看到了不甘。

镜中人无言地苦笑了一下,摸上了自己的脸蛋,明明上天对她很仁慈的了,在这个看脸的世界里给了她一副好容颜,芊芊细手,握着钢笔从农村考到城市,上完了大学,虽说性格内向了点,看起来斯斯文文的,怎么会落到剩女的地步呢?

叶玫把桌上的保养品一挥挥到了地面,门外开始吵起来了,新郎要进来了,伴娘是她十岁的堂妹,不同的是她堂妹已经长成亭亭玉立的样子了。

灵魂状的叶玫飘到了门口,她想看自己寻了这么多年的伴侣到底长成什么样子,在没有看到他之前,自己一直以为自己追求的是完美的恋人要一段一生一世一双人的佳话。

她要让足够优秀的自己配上足够优秀的他。

直到她穿过那扇门的时候,她才知道自己错得有多离谱。

门外的人居然是爸爸的工友,她还见过他,那个翘着脚挖过鼻孔的男人。

一股强烈的呕吐感袭来,哪怕是灵魂体的她都想把自己的灵魂吐出来,她睁着自己梦幻般迷人的眼睛,见证她历史上最恐怖的一刻,她要嫁给他。

叶玫开始激动了,她不,不要,哪怕在梦中她也不允许自己嫁给一个这样的男人,她宁可终身不嫁!

她开始撞击自己的躯体,可是没有用,她试图用声音唤醒那个被伴娘拖着出去的自己,她看着自己的躯壳走向那个男人,看着男人眼中流露出来淫邪的目光,听着身旁的人不停说着祝早生贵子的话,眼中的光彩伴着新娘子的脚步一步步的消失。

“我不。”

也许是叶玫强烈的撕心裂肺的喊叫声唤醒了梦中的新娘,只见新娘忽的挣脱了堂妹的双臂,把头上的饰品往地上扔了下去,转身推开了守在门口的婆娘,一把扯开了绊脚的衣服跑了出去,后面一群人反应过来赶紧追了上去。

“快,新娘子跑了。”

“去,大婚当日搞什么,还让不让人好了。”后面骂骂咧咧一群人跟着。

叶玫从这群人身边飘过,她甚至还想在新郎脸上挥上一拳来表达自己的愤怒。那所谓的新郎骂骂咧咧地往地上吐了一口水后,奔了出去。

“靠,呸,什么东西,老子礼金不少的,赶紧地,把老子那口子追回来。”

灵魂体的叶玫看着这样的人连打他都觉得恶心,回到了自己本体那里,场景一转看到自己站在桥头,下面是沸腾不息的海水,一群人把她逼上了桥头。

“你们不要过来。”桥头上的女子明媚皓齿,此刻狂风吹乱了她的发,花了她的容,身后是一群神色各异的人,里面有她的亲人,有她的朋友,甚至还有一个她将要嫁的男人。

她脸上的泪水不停地往下落,为什么会这样的,这不应该是这样的啊。

“女儿啊,你回来吧。”

站在桥头她听到了她爸爸的声音,那么遥远又那么逼近。

“爸,爸,为什么连你也要逼我呢?”回答的声音像是从灵魂深处发出来发嘶哑跟绝望。

“不是爸逼你,男大当婚,女大当嫁,闺女你该嫁人了。”梦中父亲的声音似乎格外的冷酷跟无情,与叶玫记忆中的人完全不同。

“看你妹妹都嫁了这么多年了,日子过得和和美美的,你就不要闹了,你也不听听邻居的怎么说你,这么多年你想永远一个人吗?”父亲苦口婆心地说,脸上的皱纹更深了。

“回来吧,一下子就过去了。”一群人都蠢蠢欲动将要踏上那桥头。

叶玫激动了。

“不,我绝不,我不回去,我宁愿不嫁。”两行清泪从叶玫的眼里流了下来,带着一身倔傲,义无反顾地从桥头跳了下去,溅起了一地水花。

灵魂体的叶玫看着留在桥头的众人,眼神有点飘离,难道这就是自己未来的命运,不该是这样的啊,那该是怎么样的呢?冥冥之中好像有人在发问她。

我不知道。她答。

寻找了一生,因为不肯向命运低头她却得到这样的结果,死后还有无数人拿她的事情来教育女孩子不要像她那样不识好歹,连父母都要被人指指点点,她不甘心啊。

结局不该是这样的。

叶玫失神地喃喃自语,她只是想找一个爱她,她也深爱着的男人而已,为什么找了这么多年她都没有找到呢?上穷碧落下黄泉,难道他并不存在这个世间吗?

叶玫周边的环境一转,她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前世今生跟来生,没有,没有,并没有他,为何她注定独老,迷迷糊糊中她来到了一块巨石下面,上面迷迷糊糊的笼罩在神秘的光环上,忘川河上有块缘定三生的石头,世间所有姻缘都会在上面显示他们的名字,那叫命定的姻缘,普通人轮回的时候都会在上面看一眼。

一眼定终生,他们看不到别人的名字跟姻缘,唯独可以看到自己的姻缘,哪怕是穷凶恶极之徒,上天也会留一线良缘给他,有的人甚至因为良缘而改过自新,成为世人赞叹的豪杰。

“为什么会没有我的名字。”叶玫从看到三生石的第一眼就知道这是三生石,记载在她缘分的三生石,可是她盯着这块石头盯了很久,她什么都没有看到,身旁飘过了不少灵魂唯独她不愿离开。

“为什么没有我的名字。”叶玫开始失控,她死了,死的时候很惨,然后发现她该死吗?她注定一生一世一个人,是她强求了么?她要毁了这块石头,这块石头是假的。

当她一次次被弹出去又回来又弹出去后,一个老婆婆出现在她身旁。

“小姑娘,你为什么要破坏老身看着的石头呢?”看着叶玫残破的灵魂,老婆婆面无表情居高临下地看了一眼爬不起来的叶玫。

“这块石头是假的。”叶玫说,身体似乎还想撞击这块假石,却已经用不上力了。

“既然是假的,你何至于跟它置气呢!”老婆婆道。

“为什么,为什么上面会没有我的名字?”叶玫突然疼哭起来,越哭越用力,似乎会再断气一次。

“是缘是孽,早已注定,你回去吧。”老婆婆挥一挥衣袖消失在原地。

叶玫用尽全力大喊,一个激灵从床上掉了下来,擦了一下自己眼角残留的眼泪,“原来是梦。”

太真实了,她心里不安,真的跟真的一样。她突然很想见她妹妹,她突然冲进妹妹的房间,一声闪开,她晕了过去。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