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号宠婚:总裁大人,早上好

第1章 奸情

蓝湾别苑。

偌大的房间里衣裳散了一地,红色的大床上一对男女正在忘乎所以的做着不可描述的事,那个女的叫得尤其的媚,惹得男人更加激烈的动作。

“顾奕,是我好还是你那个没用的未婚妻更好?”女人双腿盘着他的腰娇媚的问着。

男人狠狠亲了她一口:“当然是我的心肝宝贝好,秦婉那副性冷淡的样子我看得就倒胃口,一个手指都不想碰!”

“那你还要娶她?”女人声调有些委屈。

“谁真想娶她了,她妈跟我们顾氏本家的老太太交好,我是为了让顾家承认我子嗣的身份才不得不讨好娶她,等我入了顾家族谱,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她踢出门,反正她爸妈已经死了,她还有什么靠山!”

女人高兴起来:“那你不娶她娶谁呢?”

“当然是你这个妖精了!”他说着将她的腰搂得更紧,狠狠往上一撞,惹得她一声惊呼。

秦婉在门外看到这一切只觉胃里一阵翻涌,恶心又愤恨,这是他们三天后准备结婚的婚房,可没想到自己还没住进去,自己的未婚夫顾奕就带着别的女人在那张大床上翻云覆雨。

而那个女人还曾经是她大学同学兼闺蜜的李秀秀,这个贱人,平时对她一副温柔和善的样子,没想到背后却是这副嘴脸!

还有她所谓的未婚夫,在她面前一直温柔体贴,她父母死后他一直帮着自己忙丧事,所以自己虽然不喜欢他,但在他求婚时还是答应了,因为觉得他对自己是真的好。

可原来……

秦婉气愤之极,握紧拳头狠狠踢开门,里面立刻传来惊叫声,李秀秀快速的用被子遮住自己的身体,头缩在顾奕怀里,而顾奕看到她也是震惊:“你……你怎么跑这儿来了?”

秦婉气极反笑,双手抱于胸前,冷冷注视着他:“怎么,这是我们即将成婚的家,我还不能来了吗?”

李秀秀原本一直躲着的,她还以为是记者会乱拍,现在听到这声音立刻将脑袋抬起来,露出一张潮红的俏丽脸蛋:“秦婉,我跟阿奕是真心相爱的,你以前不是也跟我说过根本就不爱他吗,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趁你们还没结婚,你就退位让贤吧!”

她一副为她着想的样子,其实全打着自己的算盘,她是贫苦人家出身,要嫁入像顾家这样的家族难于登天,倒不如把握住现在这个机会,以后就能一步登天了。

呵呵!

秦婉冷漠的笑了一下:“李秀秀,我确实不会再跟顾奕结婚了,但你也别想轮到你,你说如果我将你们的事爆料出去,顾家还会接受你吗?”

“还有你!”她目光落到面色发白顾奕脸上:“出了这样的丑闻,顾氏本家恐怕也不会认你这个私生子吧。”

顾奕神情不由慌乱,李秀秀拉了拉顾奕的胳膊,面容楚楚可怜:“阿奕,你看看她,竟然想胡乱爆料,我是无所谓,但不想你出事啊!”

他拍了拍她的肩,以示安抚,比起李秀秀他到底见多识广,能镇得住场:“秦婉,你就算说出去又怎么样,没有证据我可以告你诽谤,把你送监狱去!”

李秀秀刚才没想到这一茬,现在听他这一说立刻面色喜悦:“没错没错,秦婉,想威胁也不看看是对谁,你还是乖乖给我让位,做你的下堂妻吧。”

他们两个一唱一和说的漂亮,狼狈为奸的狗男女!

秦婉心中火气,拿出手机:“谁说我没证据,刚才你们两个风流快活时我可是拍了不少高清无码的照片,要告我诽谤是吧,去告啊,事情闹得越大越好,你们一个是易信集团的总经理,顾家分支私生子,一个是大名鼎鼎的大明星,我不过是个刚刚亡了父母的可怜人,看舆论站在哪一边?”

李秀秀和顾奕对视一眼,脸上得意的神色散了个干净,李秀秀看着那殷红的手机壳,眼底闪过一丝怨毒,随即快速扑过来:“你个贱人,休想好好出去,把手机给我!”

她不顾浑身赤裸就跑去抢,长长的指甲划在手臂上很疼,秦婉气得反手就是一巴掌,李秀秀见她居然敢打她更是火冒三丈,大声嚷道:“顾奕,帮我揍她,别让她跑了!”

顾奕此时也顾不得什么绅士作风了,一手揪住秦婉的头发,另一只手去抢手机。

秦婉疼得大叫,她一个人自然不是两个人的对手,看着两人光溜溜的脚趾立刻狠狠一踩,他们吃痛大叫后退一步,她立刻伺机逃走。

她跑到电梯旁按电梯,可是显示还在楼下,要上来估计很久,而顾奕跟李秀秀此时已经穿好衣服追出来。

秦婉心急如焚,只好放弃电梯,朝走廊另一边跑过去。

她不知道要去哪儿,该去哪儿,而顾奕二人还越追越近,她推着房间的门,都是锁的!

在她推到第十扇门时,门终于是开的,她心中一喜,立刻钻进屋子里,将门反锁,也将顾奕他们的叫骂声彻底隔绝。

身上白色长裙已经在争斗中被撕裂,她捂着胸口狼狈的喘气,然后呆住了。

一个男人穿着浴袍坐在沙发上,简单的动作却显露出一种高雅贵气来,他五官生得极为俊美,琥珀色的瞳孔正狠狠盯着她,汗水从从他额角滴落,顺着完美的侧颊流入微微敞开的领口里,肌肤白皙,无端诱人。

“谁让你进来的,滚出去!”低沉迷人的嗓音,但气势强大,让秦婉不由双腿微微发软。

她立刻收起眼底的惊艳,双手合十,眼含乞求:“这位先生,有人要找我麻烦,我现在不能出去,就在这儿呆一小会儿好吗?”

他轻眨了下眼睛,羽睫颤动,散发出莫名的诱惑来:“很迫切的想要留在这里?”

“嗯嗯!”秦婉怕他反悔,立刻点头。

他眼底露出一丝微笑,修长白皙的手指朝她勾了勾:“过来!”

秦婉有些疑惑,但毕竟有求于人,所以还是慢腾腾的过去,走至近了才发现他流了很多汗,浴袍都湿了,皮肤也隐隐泛红,唯独一双眼睛凌厉清明。

“先生,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我给你叫医……”

她话音未落,他却伸出手猛地一拉,大掌禁锢住她的后脑勺,热烫的薄唇狠狠吻住她!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